Only to say you love me

专注脑洞三十年。喜欢的CP不拆不逆。
头像为壳大画的银时*٩(๑´∀`๑)ง*

『楼诚』戏如人生(4)

戏如人生(4)

 

 

明诚面试结束以后本来想自己打车回去,却拗不过师哥强势的态度,硬生生被塞进了明楼自己的车里。

 

车里的气氛很奇怪,明楼嘴边缀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明诚整个人僵在副驾驶,这是他七年后第一次和师哥单独两个人相处,一个月前的颁奖典礼,他早有心理准备所以不至于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可是现在,车内狭小密闭的空间让他不知所措起来。到底该不该和师哥搭话,搭话又要问些什么问题才不让两个人尴尬,明诚的大脑飞速运行,却依旧无解。

 

“明诚,不用太紧张,我不会吃了你。”

 

冷不丁地,明楼声音响起,明诚转过头看对方,那张侧脸已经被时光磨砺出棱角,师哥还是师哥,却已经看起来离他格外遥远。

 

“我没事。”明诚视线微微下垂,长长的睫毛挡住了他失神的眼睛。

 

几句对话过去,车内再次安静。

 

这些年来,明诚的事业也算顺风顺水,比起同期半年一部,他总是新戏不断,虽然不是多么重要的角色,但很考演技,他不明白这究竟是亏是福,却只能一一接受。

 

“你怎么想到要来面试这部戏的?”

 

明楼将车拐进一个没有人的小巷,外面早已黑了下来,也不怕被别人看到。而明诚却保持不了镇定,本来他对师哥就有莫名的情愫,这些年没见他还可以控制,现在活生生的人就摆在他的面前,明诚的心跳的更快了。

 

“我很喜欢《年轮》的剧本,我觉得许一霖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人,他前后的转变很大,对我来说有挑战性。”整理好自己的思路,明诚回答的时候却不敢抬起头,只一个劲地盯自己的裤脚。

 

“哪怕是同性题材?你就不怕你接了这部戏以后再没人敢用你。”

 

师哥的声音冷冷的,没有一丝温暖,这样的责备,已经许久没有听到了。

 

明诚这次面试是背着经纪人自己来的。如果给自己的经纪人说要演这部戏,百分之一百是没机会了,所以他任性了这一会,可是明诚也没料到自己的师哥——明楼,明影帝也会来,一个获奖无数的影帝理应是不会在意这么一部题材敏感而且制作团队三流的戏。但是这又如何,这部戏是明诚的一个新的开始,如果他成功了,他就能拥有一个特权,如果失败,也只是彻底离开这个圈子。

“我不是还年轻吗。”明诚低着头,脸上露出苦笑。

 

“年轻不是你的资本,你还不够格。”

 

明楼狠狠捏起明诚的下巴,让这个一直躲闪自己视线的人看向自己。

 

明诚第一次看那么愤怒的明楼,他的师哥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冒着火,而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只是师哥的怒火更是明楼一点不错的判断。

 

那一瞬间,明诚差点脱口而出,“师哥,你为什么那么在乎我?”

 

但他忍住了。

 

“明诚,我不允许你自己毁掉自己的前途。”明楼还是那么霸道,一意孤行地逗弄他,一意孤行地吻他,一意孤行地离开他。

 

“这次我不能听你的,我一定要演这部戏。”

 

如果是以前,明楼的建议基本上是明诚的指向标,但是时至今日,明诚决定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活,所以他拍开了明楼的手。

 

“师哥,从你离开的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我该独自承受这一切。”

 

明诚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气,眼眶红红的彻底击碎了明楼残留的怒气,明楼有些颓废地坐回驾驶座。

 

“那你能告诉我,这么多戏你唯独挑中它的原因吗,明诚。”

 

“师哥,我是个gay,这部戏是我为出柜做的准备。”

 

 

 

-TBC


下次,该告白了吧,告白了就该完结了吧。。。。完结了就该有番外了吧,我好喜欢番外啊。

写不了长篇我爆哭……

评论(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