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to say you love me

专注脑洞三十年。喜欢的CP不拆不逆。
头像为壳大画的银时*٩(๑´∀`๑)ง*

【龙嘎】不可能错过你

校园AU

老云家就快出场完毕啦~

双云视角可以单另出个番外,诶嘿嘿


4.

 

大家好,我是朋朋呀!

 

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大家都叫我梁多余QAQ,我不是我没有。

 

那天晚上我洗完澡准备去食堂吃饭,走在路上就看到龙爸在宿舍区门口徘徊,、我发誓我绝对不知道那天晚上是和嘎子哥的约会!

 

于是贴心朋当然要关心一下龙爸啦。

 

“龙爸,你在等谁呢。”

 

“朋朋?我、我没等谁啊。”

 

“哥,要不一起吃晚饭,食堂新出的烤肉饭超好吃。”

 

“哈哈哈哈,好吃你就多吃点哈,我就不去了。”

 

龙爸发出几声没有灵魂的笑声,就把我往外推,作为队长的贴心小棉袄,我是不可能饿着我龙爸的,于是我发挥了橡皮糖精神,粘到了龙爸胳膊上。

 

“哥,我们这运动量必须得吃饭啊。”

 

“朋朋放开我,我今天晚上还有事。”

 

“啥事呀——”

 

“郑云龙!”

突然间一个干净的声音插了进来。

 

“嘎嘎嘎嘎子。”

 

肉眼可见,龙爸开始舌头打结,耳朵翻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嘎子哥哥!

 

眼前的男孩比龙爸略矮一点,有些微卷的头发透露着精致感,眼睛是那种少数族特有的美丽,眼窝深邃,瞳孔明亮,仿佛可以在里面看到一汪湖水。鼻梁挺翘,抿起来的嘴唇有人想轻抚的冲动,一种超越了美的感觉,这就是传说中的水中月心上人吗!

 

感觉自己学了那么多语文都白学了,呜呜呜,我龙爸的心上人真的好好看。所以有人会拒绝好看小哥哥的约饭吗?没有!

 

“这是你的朋友?”

 

嘎子哥声音也好听!

 

“我是他的学弟,你好,我叫梁朋杰,大家叫我朋朋。”

 

“你好,我是阿云嘎,也算是郑云龙的半个朋友吧。”

 

“嗯。”              

 

龙爸点了点头,把整张脸埋下去,害羞了,哇这是什么名场面,写进日记本里。

 

“朋朋吃饭了吗?我和云龙准备去吃饭,要不要一起来?”

 

“我正准备去吃饭呢,好啊!”

 

虽然我隐约感受到了龙爸的不爽,但是嘎子哥人真的好棒,于是我忍不住把龙爸在篮球队糗事都讲了一遍,逗得嘎子哥笑的前仰后合,一旁的龙爸看着我俩笑也缓和了表情。

 

不过到了餐厅我大概明白什么叫做“不可能三人行”。

 

两人座的位置硬是加了一把椅子,一开始我还是很坦然,该吃吃该喝喝,可吃到一半,龙爸突然把他的果汁递到嘎子哥面前,“嘎子,这个是橙子味的,你尝尝。”

 

等等,龙爸,你的果汁是用吸管喝的……

 

“橙子味。”

 

嘎子哥眼中突然泛起亮光,于是我就目睹了龙爸举着杯子扶正吸管喂嘎子哥喝果汁的场景。

 

大脑当机的那一秒,开始自动播放“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原来嘎子哥喜欢橙子。”

 

“哈哈哈,其实我喜欢一切橙色的东西。”

 

怪不得我看到龙爸新收的快递是一件橙色卫衣。

 

我是梁多余,我恨,世人诚不欺我,只可能是我独徘徊,绝不可能是三人行。

 

于是当天晚上的微信群炸了

 

【老云家】

 

超儿:@DL 龙爸约会怎么样!

蔡蔡:什么?!约会和谁?哪里?

黄了皮几:嫡长子该退位了【双手合十】

蔡蔡:皮皮你又皮了是吧。

黄了皮几:我可是神助攻。

超儿:说到助攻,我今天下午才是。

小男孩:【一脸茫然.jpg】

小男孩:是皮皮说的那个小哥哥吗,我还没见过呢。

朋朋:【三人合照.jpg】

超儿:???

蔡蔡:???

黄了皮几:???

小男孩:!!!小哥哥有点帅

朋朋:三个人吃的很开心!~

DL:多余

朋朋:QAQ龙爸我错了。

蔡蔡:本嫡长子宣布,将梁朋杰贬为庶人。

超儿:我附议。

黄了皮几:我也附议。

小男孩:我也想见这个小哥哥【小心心.jpg】

 

TBC

期待“情敌”小男孩出场哈哈哈哈哈哈


【龙嘎】不可能错过你

接上一篇_(:з」∠)_

校园AU

篮球队长声乐系x舞蹈系系草嘎

大概是他人视角的甜甜恋爱


3.

大家好,我是超儿~

 

我认为我是篮球队除了龙爸以外最成熟的人,蔡蔡有我成熟?他只是比我大而已。

 

自从黄了皮几,哦对,如果没看过上文的小伙伴是不是不认识黄了皮几,那我就介绍一下,大名黄子弘凡,外号有皇子,黄了弘几已经黄了皮几。主要是他很皮!勉强挤进了我们校篮球队,但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和蔡蔡争夺嫡长子之位。

 

介绍到此结束。

 

从我们被黄了皮几拉到一个讨论组,龙爸的暗恋基本整个篮球队都知道了,而且各个摩拳擦掌,准备大显身手,俗话说的好文体不分家,文体两开花,打篮球和跳舞的就应该联姻!

 

不过一开始我们还是被惊到了,龙爸最初是走高冷人设的,虽然后来被识破,变成了现在的表情包和暴暴龙,但也是冷面拒绝过无数示好的女孩子。

 

直到看到阿云嘎同学的照片,我们恍然大悟,“龙爸喜欢可爱的男孩子嘎嘎!”

 

“那是帅气!般配!”不知怎么龙爸不是很喜欢我们喊嘎子哥叫嘎嘎。

 

你说喜欢男孩子喜欢男孩子?不是吧,什么年代了,把迂腐思想的叉出我们这个频道好吗。

 

我第一次见到嘎子哥是在篮球场外,那天我刚好取完快递就看到有个高高瘦瘦的小哥哥站在体育场外往里张望。

 

“你好,来找人吗,我可以帮你喊一下。”

 

“请问郑云龙在这里吗?”

 

“找我们队长呀,他在的我去喊一下。”

 

“谢谢。”

 

这个小哥哥对着我微微一笑,露出小酒窝,哇真的太好看惹,虽然我是个打篮球的,但是对面的人却比我高处半头,直逼龙爸。

 

“龙爸外面有人找,是个混血帅哥哦。”

 

语毕,龙爸像触电一样弹起来就往外面跑去,剩我一脸茫然。

 

???

 

发生了什么?我索性跟了出去,就看到龙爸和小哥哥面对面站着,龙爸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耳尖泛红。

 

“你怎么知道我有腰伤的?”

 

仔细听着,小哥哥的普通话不是那么标准。

 

“我听黄子的同学说的,那个东西插上就会发热,练舞累了就戴一会儿能缓解一下。”

 

“但是我不能收你的东西。”

 

“没事,我自己花钱买的,我也有在打工。”

 

“那也是你辛苦赚来的,我不能收,但是真的很谢谢你。”

 

“这样吧……那你要过意不去,就就就,”龙爸突然结巴了起来嘴撅得一下子变成了表情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是故意的。

 

“就就就……”

 

“哈哈哈哈,就请你吃饭?”

 

对面的小哥哥也被逗笑了,然后接下了龙爸的话。

 

“吃饭?”

 

“嗯,算是答谢你。晚点我把时间和地点发给你,一定要来呀。”

 

“……”

 

关键时刻,龙爸竟然掉链子灵魂出窍了????

 

快答应啊!哎呀急死我了,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我冲了过去,一把揽住龙爸,“他一定会去的!”

 

“好哒,那我就先回去啦。”

 

哦豁,这是什么神仙发音,真滴好甜。

 

“龙爸!醒醒!”

 

虽然我很想摇醒这个男人,但是他已经傻笑着进入了自己的世界,这还是我的龙爸吗???

 

我是超儿,我觉得自己真的可以去当红娘了。

 

TBC


【龙嘎 | 童话向】 龙的新娘


童话向AU

龙族族长x新娘

在OOC徘徊,大概是个不能填完的坑_(:з」∠)_



龙的新娘

 

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候的人们还信仰着龙能够给他们带来风调雨顺和好的收成,教会奉龙为神,坚持着每四年一次的祭祀,为龙献上他们准备的新娘。

 

恰好今年就是龙娶新娘的年头,没人知道以前献祭的新娘都去了哪里是否还活着,所以各种各样的传言流传出来,让每个有女儿的家庭都人心惶惶。

 

然而人族的惊慌并没有影响到龙族的幸福生活??

 

龙族今年没有任何孩子成年(意外的纯情),注定他们又要把新的新娘送到几百里远的村落。可是却出了一个意外,龙族的族长从百年的沉睡中苏醒了过来,这真的是把龙族上下高兴坏了。

 

“龙爸醒啦!”

 

嫡长子蔡蔡龙化出龙形,高振翅膀将这个好消息传遍了整个龙之谷。

 

龙族的大家听到之后一窝蜂地冲到了郑龙族长的家里,差点挤破门槛。

 

“龙爸醒啦。”

 

“好久没和龙爸玩啦。”

 

“是呀是呀,这次我要让龙爸送我好多好多金币。”

 

“我也要我也要。”

 

几只小龙仔冲得靠前,蹲在还打盹中的龙爸脚下叽叽喳喳。不耐烦的郑龙,扫了扫下尾巴把几个烦人的家伙扇了出去,又睡了起来。

 

几个小家伙被赶到外面都苦着脸。

 

“蔡蔡是个骗子吧。”

 

“可是龙爸确实是动了呀!”

 

“你们说我们今年,要不要把祭祀的新娘给龙爸呀。这几百年里成年龙都有伴侣了,说不定龙爸找到媳妇儿能少睡会儿?”

 

“哈?有人能配上我们龙爸吗,我不同意。”

 

“??你难道就是姐姐说的龙界毒唯?”

 

“我不是我没有。”

 

“那就这样说定了,明天我们就去看看这次准备的新娘吧。”

 

“好!”几个小龙仔异口同声。

 

人族

 

阿·灰姑娘·云·代姐出嫁·嘎,是一个男孩子,也是这届龙的新娘,父亲娶了心狠手辣又有权势后妈,虽然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丁,但还是过着很艰苦的生活,今年教皇通过占卜定下他异父异母的姐姐作为龙的新娘,却没想到教皇通知后的转天,他的姐姐就和城里的一个伙子私奔了,要知道逆反教会和龙族可是会使整个家族遭殃,于是后母便想出来一个让他代替姐姐嫁给龙的主意。

阿云嘎最近愁眉不展也是因为这件事,后母甚至一直把他关在家里怕他逃跑,不过不逃跑是不可能的吧。

 

于是某天晚上,阿云嘎偷偷换了以前姐姐壁橱的衣服,藏在几个后母来探访的朋友的婢女中逃了出来。令他吃惊的是这些人竟然没发现他?不管了,跑要紧,他可不想嫁给什么龙,说不定还会被吃掉。

 

趁着夜深人静,阿云嘎跑出了城。虽然勉强能把自己塞进姐姐的裙子里,但是这个身高体型还是男人标准,跑了很久之后,被束腰勒得喘不过气的他只能停在树下休息。

 

“以后要怎么办呢?”逃是逃了出来,却也是失去了永远的家。

 

“哥哥!”

 

“哥哥!”

 

本想小憩一下的阿云嘎,被几声幼童的声音打断了困意。

 

站起身来拍掉裙摆上的土,竟然发现对面站了四个小孩子,这么晚家里的大人不会担心吗?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迷路了吗?”

 

“没有呀。”

 

“我们可是高贵的龙……”

 

“超超!不是的,哥哥,我们只是偷溜出来玩。”

 

小孩子似乎怕他发现了什么一个劲地解释,不过阿云嘎刚刚好像确实是听到了龙这个字眼,不过一瞬即逝的疑惑,也被孩子天真的面容打消了。

 

“天太晚了,你们快回家吧。”阿云嘎弯下身忍不住揉了揉四个小孩子柔软的头顶。

 

“我们不是偷溜出来玩,我们是来看龙的新娘的。”

 

其中一个孩子颇有股小大人的感觉,不过龙的新娘是指他吗,不不不,是他的姐姐。

 

“不过黄几,你看这个哥哥穿着的衣服和祭祀上新娘的一样诶。”

 

“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可是这是个哥哥呀。”

 

“哥哥怎么了!长得那么好看,配龙爸足够啦。”

 

其中一个小孩子突然抱住阿云嘎的腰脸开始蹭来蹭去,对孩子没有抵抗力的阿云嘎只能无奈摸摸他的头顶,虽然他已经听不懂这些孩子的对话。

 

“我不是新娘……”

 

“方方,有陌生气息和杀气。”

 

本来腻歪在阿云嘎身边的孩子猛然正色和身边的同伴交换了个眼神。

 

“看来是冲着他来的。”

 

“我们有义务保护龙爸的新娘,先带他离开吧。”

 

“走走,他们越来越近了。”

 

只见,四个孩子将阿云嘎护在中间变成四条巨龙往西边飞去。

 

而阿云嘎本人早在看到龙真身的那一刻就已经晕眩过去了,不怪他太脆弱只是其他人见到真龙也会是这种反映。

 

所以阿云嘎仍然不知道,他和龙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感觉自己每次写童话向都有种不可言说的喜感哈哈哈哈或

 

 

 

 

 

 

 


【龙嘎】不可能错过你

听完希拉草原激情码字


校园AU 脑洞大概是篮球队长声乐系龙x舞蹈系系草嘎qwq


OOC是我的!请勿上升蒸煮


另外我是真的很喜欢嫡长子和云家四子视角哇咔咔




1.



  • 我叫蔡程昱。声乐系大二学生,梅溪湖大学篮球队正式队员兼小前锋,为什么让我在小前锋这个位置,我哥的原话是我有一种带头冲锋炸碉堡的气势。我:???



  •        我一直坚信我是打篮球里歌唱的最好的,唱歌的里面篮球打的最漂亮的,直到我遇见我龙哥。啧,虽然这个男人让我有那么一丝丝挫败感,但是比奶我还是有自信的,后来我遇见了我传说中的“嫂子”?以后就请叫我蔡·不知道自信何处来程昱。




    我龙哥最近有点不太正常,以前虽然也很懒但还是会意思意思练几下球,但是这一阵却连球场都不来了,眼看全省联赛就要开始,这可不行。于是心系龙哥与球队的我开始了跟踪计划。




    这天一早我捧着热腾腾的包子蹲在龙哥宿舍门口,愣是从八点蹲到十点没见他人影,哦豁,我忘了大龙哥的生物钟,于是灰心丧气地准备离开,却看到了!大龙哥!从外面往宿舍里面走。我滴个乖乖,龙哥人设崩了?!




    我急忙窜出去准备跟龙哥打个招呼。




    —嗨龙哥!




    —他又没注意到我




    龙哥竟然自言自语把我擦肩而过了!这种放空状态经常出现在训练之后,难道龙哥在偷偷训练?




    怀着满腔好奇,我决定联合我们篮球队其他小伙伴一起研究怎样把大龙哥我们的主力拉回来练球,并一举拿下省冠军。




    于是我找上了我的直系小学弟—黄了弘几,哦不,是黄子弘凡。





    2.



  • 我是黄了弘几,阿呸,都怪师兄。



  • 作为有幸和我龙爸住在同一栋楼的篮球队成员,我被赋予了一项重大使命,那就是调查我龙爸最近行为诡谲的原因。为啥叫龙爸?因为我们篮球队都是龙爸一手带起来培养起来的,但是我的直系学长蔡·嫡长子·程昱仍然认不清形势,总想和我龙爸做兄弟,这让我们四小只很不爽。关于四小只是谁后面都会有介绍到,大家稍安勿躁。




    这天龙爸依旧反常起了个大早,收到信号的我虽然困的不行,但是仍然坚持跟了上去。一路跟到了室内体育场,我才发现不知不觉进入了舞蹈系的地盘。




    龙爸不会看上哪个女孩子所以来天天偷看吧?八卦之心突然熊熊燃烧,我决定再靠近点一探究竟。




    穿过二楼的走廊,对面是一个舞蹈室,我听说过这个舞蹈室的镜子虽然外面看着是透明的,但是里面是不能看到外面的。




    龙爸就那样伫立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里面,突然一个熟悉的大胡子出现在我眼前,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就炸了,这不是我高中同学翟李朔天吗!难道我龙爸喜欢这个口味!




    我一时无法接受我同学即将变成我“妈”的事实。于是我又往里面瞅了两眼,不看还好,一看我的小心脏就开始扑通跳了起来。




    舞蹈室里,一个身着白色衬衣的男孩正在翩翩起舞,眉眼中透露着温柔和刚烈。仔细一看,是蒙古族标志性的深邃眼眶,但是在他旋转时从笑容中不时露出的兔牙又是那么可爱。




    我,黄了弘几必须要到这个小哥哥的微信!




    等等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龙爸!于是我赶紧往龙爸方向看去,没想到他死死盯着那个白色衬衣的男孩,我瞬间有所领悟,我大概也是“看上”了我“妈”?




    想到要和龙爸当情敌,我立马没了任何想法,我这是个渴望龙爸关爱的庶子QWQ




    等等,如果我帮我龙爸追到了这个小哥哥,那我不就是可以打败蔡程昱荣登嫡长子之位了吗!想到这里我突然有点开心,于是我敲开了舞蹈室的大门,在龙爸瞠目结舌的表情中,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




    —黄子你怎么在这?




    —刚好路过来看看你,诶这个白衣服的小哥哥好像没见过呀?




    —这是我舍友阿云嘎,最近刚转过来的,这是我高中同学黄子弘凡,叫他黄子就行。




    —你好我叫阿云嘎,蒙古族。




    哦豁,这个小哥哥长得比我高,比我帅,但是怎么这么可爱,我被兔牙圈粉了啊啊啊啊,我要承包这个笑容。




    —你好,幸会幸会。其实我还有个朋友想认识你一下,他好像经常来看你们练习。




    我给了玻璃外龙爸一个眼神,就看到他浑身一抖,同手同脚地从门那里进来,恋爱中的男人????




    —这是我篮球队队长,郑云龙。这是阿云嘎。




    一向冷静沉着的龙爸竟然一反常态,硬是把手在身上擦了好几遍才伸出去。




    —我是郑云龙




    —你好,我是阿云嘎。




    白衬衫少年握住了我龙爸的手,我看到了龙爸那双充满笑意的眼睛和背后盛开的烟花?!




    后来我们是怎么离开的呢?




    我都不好意思说,龙爸您能不能收敛您的痴汉笑,我最后是把他生拉硬拽走的,因为翟李已经给我使了无数次眼色。




    回宿舍的路上,我都能感受到粉色爱心包围着我。




    一到宿舍,我就打开老云家男团的微信群,把今天的所见所闻发了出去。




    看来我离嫡长子之路不远了,蔡程昱等着瞧吧哈哈哈哈。








    TBC









    世界上的另一个我【龙嘎】

    QWQ吃了好多粮,忙里偷闲终于有时间写写他们俩,一个人能有几个十年,两个人就像歌里说的一样,阿云嘎是世界上另一个郑云龙,郑云龙是世界上另一个阿云嘎,他们是两个极端,却没有比对方更知己的人。

    OOC属于我,真情实意是他们的!

    【圈地自萌qwq请勿打扰蒸煮】

    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上一秒我在台北看烟火

    下一秒你在上海喝MOJITO

    你感觉我 就像我感觉你

    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第一次见到郑云龙是在报到的那一天,告别了故乡的草原与蓝天,只身一人前往北京的阿云嘎,怀着对音乐与表演的热爱,踏进了北舞的大门。

     

    “我叫郑云龙。”

    那是一个看起来比他高大的男人,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虽然造型不怎么顺眼但是依旧闪亮在阿云嘎的记忆里。

    “阿云嘎,请多多指教。”

    “你是从草原来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我觉得我的普通话还可以,哈哈哈哈没想到第一天就暴露了。”

    阿云嘎惊诧于郑云龙的敏锐,又有着一些不自信,因为他的普通话确实没有那么标准,但也不至于被人一下子就听出来。

    只见郑云龙笑得更欢了,“当然是看到嘎子你饱经风霜的脸了哈哈哈哈,开个玩笑呀兄弟。”

    饱经风霜?阿云嘎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却想这个男人怎么回事?却被郑云龙自来熟地搂住了肩膀。

    “为了庆祝我们的第一天大学生活,走我请你吃饭去。”

    那天阿云嘎体会到的不只是舍友之间的温情更多的是山东人怎么那么能喝????

     

    很多很多年后,在厨房做饭的嘎子突然想起来他和大龙的初见,便跑到正在沙发打游戏打得火热的大龙身边,“你说你怎么第一眼就看出来我是从内蒙来的呢?”

    “什么时候的事了。”

    大龙明显心不在焉。

    “就是刚报到那会儿啊。”

    “喔,那时候啊,”郑云龙一局游戏结束,放下手机抬起头来捏住了嘎子有些不开心嘟起来的脸颊,“我觉得是直觉,那时候我觉得我好像认识你,就像我认识我自己一样,熟悉亲切。”

    “这是什么回答。”拍开他的手,嘎子决定继续去做饭,而大龙躺在沙发上看着他的背影笑得却像个傻子。真相是什么呢?真相是报道那天,自恋龙靠着美貌和学姐套近乎问出来这一届有没有和他比肩的帅哥,学姐就把阿云嘎的信息调出来给他看,阿云嘎,内蒙古人,旁边的照片是很中规中矩的证件照,略小麦色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和深邃的眼睛,那一瞬间郑云龙有种不可言说的喜悦,仿佛是看到了寻找已久的甘霖。

    这些心情和这些想法当然是不能告诉阿云嘎的,不然一见钟情的我不就会被吃的死死的吗?郑云龙依然在回味年幼的二人,笑得像个无牙仔。

     

    如果说阿云嘎是什么时候发现喜欢上郑云龙的,这就要从已经过半的大学生活开始说了,当上了班长后,班里的大小事务,出勤情况都由他一手掌握,不过班里唯一的“问题”却好像在他身边。

    “班长,我们组的郑云龙没有来参加排练,你能帮我们联系一下吗。”

    同班的同学迫于无奈只好向他求助,可是他今天明明有叫大龙起床,也看着他坐了起来才离开宿舍。无奈手机打不通,还是跑回了宿舍,直到看到某人在被子里呼呼大睡,阿云嘎才有了些怒意。

    “大龙,起床排练了。”

    隔着被子轻轻拍了拍对方,却没得到丝毫回应,又推了推,对方才舍得挪动一下,又闷头大睡。

    “你的组员在等你,我今天监督。”

    “知道了。”

    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却没有丝毫动静。

    看到没有任何动作的郑云龙,阿云嘎决定拿出杀手锏,脱下带有寒气的外套,轻轻松松地爬上上铺,钻进了郑云龙温暖的被窝,突然的寒意,让大龙的意识清醒了不少。

    “你怎么上来了?”

    扭过身,两个人面对面躺在小小的被窝里,阿云嘎半个背露在外面。

    郑云龙迷蒙的眼神也逐渐清亮,然后伸手拉了一下阿云嘎让他整个身体能包进被子里,两人的距离也拉进了。

    “你最近缺勤次数太多了,我可以帮你垫着,但是你的表现是会出卖你的。”

    感觉身体还没热乎的阿云嘎往郑云龙怀里又蹭了蹭,也许是被窝狭小的空间,也许是因为两个人的拥挤,郑云龙有一丝呼吸急促。

    “我最近有点累。”

    “说谎!”

    “好吧,我是……有点迷茫了,我不知道自己坚持下去的理由了。”

    “大家都是因为喜欢才开始,但是喜欢的过程却很累很累。”阿云嘎从来没想过乐天派的郑云龙也是个站在十字路口迷路的孩子。

    “如果你觉得累就和我说,我永远站在你的身后,做你的观众,如果你怕没人喜欢舞台上面的你,想想我,我会一直喜欢你,你是不是就有动力了呢?”

    郑云龙是个天才,但是天才也需要训练,他曾经也有过因为没人支持与信任而彷徨的日子,看到大龙,就像看到他自己。

    “你喜欢我?”郑云龙彻底清醒过来。

    “嗯,我喜欢你。”

    坚定的眼神让郑云龙的心怦怦跳个不停,“嘎子,我想亲你一下。”

    “???”

    阿云嘎一脸茫然地看着郑云龙,对方却探过身轻轻吻在他的额头。

     

    “谢谢你。”我的Angel,下一次我一定要吻到你。

     

    十年后的采访节目,记者八卦地问到:“二位是谁先告白的?”

    “我”

    “我”

    然后两人对望一脸疑问。

    记者没有往下追问,结束后,嘎子拉住大龙,“我先说的喜欢。”

    “我知道那时候你是在安慰我,但是是我先亲的。”

    “亲一下怎么算告白,虽然那时候是有安慰的意思在,但是还是我先说的。”

    草原甜心总是在争执的时候露出气鼓鼓的表情,所以暴暴龙每次都会让着他。

    “就算是你先告白的吧,”大龙笑了笑,“那现在我可以吻一下我的Angel了吗?”

     

    岁月为我大浪淘沙

    而你被留下

    我的世界流转变化

    你却没时差

    啦啦啦啦 我亲爱的你呀


    【独孤若虚x公孙剑】 《遇》

    前言:也算是太白门派设定的一个扩写,那一段实在是太短小了,看着不过瘾,终于明白了,从缝里抠糖吃的感觉QWQ。附上太白官方设定资料之七(门派人物——公孙剑、独孤若虚)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LDbbtpwC8WPtoKUHWdzxjw 球球你们去看,这一对真好磕。


           遇

     

           公孙剑从懂事起就再也没有记起过爹娘的面容,风无痕领着他到一片白雪皑皑的山坡上,对他说:“你的爹娘在那里睡着了。”那时,公孙剑还小,以为风爷爷口中的睡着只是文字上的意思,扯着对方宽大的衣袖,天真地奶声奶气地问:“爹和娘不冷吗?”

           “他们依偎在一起,怎么会冷呢。”风无痕看着远方,像是说给他听,又像是说给自己。

           公孙剑似懂非懂,却也是明白,紧紧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是不会感觉到寒冷的。

     

           一日,公孙剑懵懵懂懂,爬在风无痕爷爷膝盖上玩的时候,风无痕指着外面的一个雪人,不知道是对他说,还是自言自语,“从前你爹爹最喜欢在那个地方,和独孤家的小姑娘一起堆雪人。”

           “堆雪人?那有什么可玩的,太白山的雪一年四季都可以玩。”

           “重要的不是堆雪人,而是谁是和你一起堆。”风无痕将在膝盖上东倒西歪的公孙剑扶正。

           现在的公孙剑还不懂,未来也许会有这样一个人,一直陪着他,缠着他,恋着他。

     

           而公孙剑和独孤若虚命运的丝线也许是被风无痕和郑五爷联手系在了一起。

           那天,秦川刚下过一场大雪,五爷看着少年认真地舞着自己的小木剑,休息之余,五爷说,“走,我带你去和独孤家的娃娃一起玩。”

           他下意识地以为是个小妹妹。

           过去看到独孤若虚,是挺清秀的,名字里又有个若字。公孙剑自然以为,这是个姑娘。

           他大声说,“我带你去堆雪人。”

           独孤若虚乖乖地点点头,看起来的样子更像个清秀的小姑娘了。

           两个人,穿着太白专属的棉衣,鼻头冻得通红,却一边堆着雪人,一边笑着,洁白的雪映着公孙剑和独孤若虚的小脸,五爷坐在一旁,仿佛像看到了天上的仙童。

           也是从那次堆雪人开始,公孙剑开始了“骚扰”独孤若虚的日子。

     

           “剑儿,你这是又去哪里?”风无痕提着准备偷偷溜出门去的公孙剑,把他拽了回来。

           “最近剑都不练了,我要去问问郑五,他是怎么教你的。”

           “爷爷,别呀,别告诉五爷。”一提到郑五爷,公孙剑开始紧张起来。

           “那你倒是说说,什么事让你连剑都不练了。”

           “这两日我在和独孤家的女娃捉冰鱼。”看到无法再隐瞒下去,公孙剑只好全盘托出。

           风无痕听到一愣,不止是惊讶于捉鱼丧志这件事上,更重要的是——独孤家女娃?

           独孤家何时又冒出来一个女娃,风无痕将信将疑地问,“那女娃叫什么?”

           “您竟然不知道,那可是独孤爷爷的外孙女,独孤若虚呀。”

           公孙剑说完还有些沾沾自喜,这个清秀的小妹妹,他可是喜欢的紧。

           而回应他的则是风无痕的笑声,风无痕听完,笑得很是大声。这个傻孩子,独孤家这一辈,只有一个男孩,哪里有女娃之说。

           “你真确定他是个女娃?”

           “长得那般好看,怎么能是个男娃娃,她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娃。”公孙剑脸上带了丝得意,更让风无痕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我教你一个辨别他是男是女的方法。”

           “若他是个女娃,这件事是定不会干的。”

           “剑儿,把耳朵凑过来。”

           风无痕小声在公孙剑耳边,小声说了几句,没等他说完,公孙剑便满脸通红,“风爷爷,你这个老不羞,我怎么能向女娃提那种要求。”

           “我可不希望你那心思付之东流,趁早看清趁早放弃。”

           风无痕捋着胡子,笑了两声走出门去。

     

           这天独孤若虚早早的就在沉剑池等着,看到公孙剑灰头土脸地走了过来,也顾不得手中的鱼叉。

           “你今日怎来的这般晚。”

           公孙剑苦着脸,“被风爷爷拖去训话了。”

           “定是你最近偷懒,疏于练剑。”独孤若虚咯咯笑着,公孙剑还是不相信风无痕的话,这样好看,一定不是男娃。

           “才不是,是我……你……算了,不说了,今天我要去这池子里摸鱼。”

           公孙剑三下五除二脱得只剩下内衬,在这寒冷的太白山上,早已习惯寒冷的他,也把这当做了一种历练,沉剑池虽处于山中,周围大雪覆盖,却是终年不冻,据说池底有一汪泉眼,暖着这一池兵甲和鱼。

           独孤若虚刚想把鱼叉丢给他,让他省去摸鱼的时间,却不料这家伙纵身一跃就在水里游了起来。

           “你还没做些热身动作,这样贸然下水不妥。”

           好看的眉皱了起来,独孤若虚有些担忧地望着他。

           “怕什么,这太白山上还没有比我水性好的人。”

           确实,在这种地方愿意游水的只有他了。

           独孤若虚指挥着他,公孙剑眼疾手快,捉起一只大冰鱼举了起来。可是那鱼体型大,力气也大,甩起来竟让公孙剑也在水里东倒西歪。

           “小心。”

           独孤若虚看那鱼从公孙剑手里挣脱出去,公孙剑也因冲力往后倒去,心中一急,驱使着轻功将公孙剑从水里抱起,又飞回岸边,但独孤若虚年龄尚小,力气不足,刚到岸上便抱着公孙剑倒在地上。

           沉浸在震惊中的公孙剑,手紧紧攀附在独孤若虚肩头,两人的脸只隔了一公分,可以说是贴得严丝合缝。回过神来,公孙剑便满脸通红,两个人身体相贴,这有伤风化啊。

           上一秒还在害羞,下一秒公孙剑就愣住了,为什么若虚妹妹身下有着和他一样东西。他急急忙忙站起来,脑子里全是风爷爷的那句话,“你真确定他是个女娃?”

           待独孤若虚把他的衣服拿过来,公孙剑开口,“你是男的?”

           “嗯。”独孤若虚眨眨大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

           “和我一样的男的?”

           “是呀。”独孤若虚还不知死活地微笑起来。

     

           公孙剑长出了口气,忽然欺身上去,一拳挥向独孤若虚的面颊。

           独孤若虚退了半步,托住他的拳头。

           “你以为我是个小姑娘啊?”

           “是啊。”

           “那我不是小姑娘,你就要打我?”

           “爷爷们说男孩子不能欺负女孩子,所以我快憋死了啊!你是男的还不陪我打架!”

           “可是你打不过我呀。”

           这就是二人相遇之初的故事。《遇》




    我爆哭,李先生,老公! 怼怼! 你说的对,你说的都对( •̥́ ˍ •̀ू )

    無 我 夢 中:

    李泽言,中文十级。


    有什么想看的梗也可以私信微博哦!

    @ Sovul_gasoou 

    【及岩】我又来了(๑°ㅁ°๑)

    小花日记:

    040
    “我拉的大提琴有这么难听吗?竟然还吓得缩到晾衣架底下!”
    当然,不怪小花。因为作为初学者的我,拉得真的很难听。

    我的学校,有的角度美到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