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to say you love me

专注脑洞三十年。喜欢的CP不拆不逆。
头像为壳大画的银时*٩(๑´∀`๑)ง*

【独孤若虚x公孙剑】 《遇》

前言:也算是太白门派设定的一个扩写,那一段实在是太短小了,看着不过瘾,终于明白了,从缝里抠糖吃的感觉QWQ。附上太白官方设定资料之七(门派人物——公孙剑、独孤若虚)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LDbbtpwC8WPtoKUHWdzxjw 球球你们去看,这一对真好磕。


       遇

 

       公孙剑从懂事起就再也没有记起过爹娘的面容,风无痕领着他到一片白雪皑皑的山坡上,对他说:“你的爹娘在那里睡着了。”那时,公孙剑还小,以为风爷爷口中的睡着只是文字上的意思,扯着对方宽大的衣袖,天真地奶声奶气地问:“爹和娘不冷吗?”

       “他们依偎在一起,怎么会冷呢。”风无痕看着远方,像是说给他听,又像是说给自己。

       公孙剑似懂非懂,却也是明白,紧紧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是不会感觉到寒冷的。

 

       一日,公孙剑懵懵懂懂,爬在风无痕爷爷膝盖上玩的时候,风无痕指着外面的一个雪人,不知道是对他说,还是自言自语,“从前你爹爹最喜欢在那个地方,和独孤家的小姑娘一起堆雪人。”

       “堆雪人?那有什么可玩的,太白山的雪一年四季都可以玩。”

       “重要的不是堆雪人,而是谁是和你一起堆。”风无痕将在膝盖上东倒西歪的公孙剑扶正。

       现在的公孙剑还不懂,未来也许会有这样一个人,一直陪着他,缠着他,恋着他。

 

       而公孙剑和独孤若虚命运的丝线也许是被风无痕和郑五爷联手系在了一起。

       那天,秦川刚下过一场大雪,五爷看着少年认真地舞着自己的小木剑,休息之余,五爷说,“走,我带你去和独孤家的娃娃一起玩。”

       他下意识地以为是个小妹妹。

       过去看到独孤若虚,是挺清秀的,名字里又有个若字。公孙剑自然以为,这是个姑娘。

       他大声说,“我带你去堆雪人。”

       独孤若虚乖乖地点点头,看起来的样子更像个清秀的小姑娘了。

       两个人,穿着太白专属的棉衣,鼻头冻得通红,却一边堆着雪人,一边笑着,洁白的雪映着公孙剑和独孤若虚的小脸,五爷坐在一旁,仿佛像看到了天上的仙童。

       也是从那次堆雪人开始,公孙剑开始了“骚扰”独孤若虚的日子。

 

       “剑儿,你这是又去哪里?”风无痕提着准备偷偷溜出门去的公孙剑,把他拽了回来。

       “最近剑都不练了,我要去问问郑五,他是怎么教你的。”

       “爷爷,别呀,别告诉五爷。”一提到郑五爷,公孙剑开始紧张起来。

       “那你倒是说说,什么事让你连剑都不练了。”

       “这两日我在和独孤家的女娃捉冰鱼。”看到无法再隐瞒下去,公孙剑只好全盘托出。

       风无痕听到一愣,不止是惊讶于捉鱼丧志这件事上,更重要的是——独孤家女娃?

       独孤家何时又冒出来一个女娃,风无痕将信将疑地问,“那女娃叫什么?”

       “您竟然不知道,那可是独孤爷爷的外孙女,独孤若虚呀。”

       公孙剑说完还有些沾沾自喜,这个清秀的小妹妹,他可是喜欢的紧。

       而回应他的则是风无痕的笑声,风无痕听完,笑得很是大声。这个傻孩子,独孤家这一辈,只有一个男孩,哪里有女娃之说。

       “你真确定他是个女娃?”

       “长得那般好看,怎么能是个男娃娃,她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娃。”公孙剑脸上带了丝得意,更让风无痕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我教你一个辨别他是男是女的方法。”

       “若他是个女娃,这件事是定不会干的。”

       “剑儿,把耳朵凑过来。”

       风无痕小声在公孙剑耳边,小声说了几句,没等他说完,公孙剑便满脸通红,“风爷爷,你这个老不羞,我怎么能向女娃提那种要求。”

       “我可不希望你那心思付之东流,趁早看清趁早放弃。”

       风无痕捋着胡子,笑了两声走出门去。

 

       这天独孤若虚早早的就在沉剑池等着,看到公孙剑灰头土脸地走了过来,也顾不得手中的鱼叉。

       “你今日怎来的这般晚。”

       公孙剑苦着脸,“被风爷爷拖去训话了。”

       “定是你最近偷懒,疏于练剑。”独孤若虚咯咯笑着,公孙剑还是不相信风无痕的话,这样好看,一定不是男娃。

       “才不是,是我……你……算了,不说了,今天我要去这池子里摸鱼。”

       公孙剑三下五除二脱得只剩下内衬,在这寒冷的太白山上,早已习惯寒冷的他,也把这当做了一种历练,沉剑池虽处于山中,周围大雪覆盖,却是终年不冻,据说池底有一汪泉眼,暖着这一池兵甲和鱼。

       独孤若虚刚想把鱼叉丢给他,让他省去摸鱼的时间,却不料这家伙纵身一跃就在水里游了起来。

       “你还没做些热身动作,这样贸然下水不妥。”

       好看的眉皱了起来,独孤若虚有些担忧地望着他。

       “怕什么,这太白山上还没有比我水性好的人。”

       确实,在这种地方愿意游水的只有他了。

       独孤若虚指挥着他,公孙剑眼疾手快,捉起一只大冰鱼举了起来。可是那鱼体型大,力气也大,甩起来竟让公孙剑也在水里东倒西歪。

       “小心。”

       独孤若虚看那鱼从公孙剑手里挣脱出去,公孙剑也因冲力往后倒去,心中一急,驱使着轻功将公孙剑从水里抱起,又飞回岸边,但独孤若虚年龄尚小,力气不足,刚到岸上便抱着公孙剑倒在地上。

       沉浸在震惊中的公孙剑,手紧紧攀附在独孤若虚肩头,两人的脸只隔了一公分,可以说是贴得严丝合缝。回过神来,公孙剑便满脸通红,两个人身体相贴,这有伤风化啊。

       上一秒还在害羞,下一秒公孙剑就愣住了,为什么若虚妹妹身下有着和他一样东西。他急急忙忙站起来,脑子里全是风爷爷的那句话,“你真确定他是个女娃?”

       待独孤若虚把他的衣服拿过来,公孙剑开口,“你是男的?”

       “嗯。”独孤若虚眨眨大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

       “和我一样的男的?”

       “是呀。”独孤若虚还不知死活地微笑起来。

 

       公孙剑长出了口气,忽然欺身上去,一拳挥向独孤若虚的面颊。

       独孤若虚退了半步,托住他的拳头。

       “你以为我是个小姑娘啊?”

       “是啊。”

       “那我不是小姑娘,你就要打我?”

       “爷爷们说男孩子不能欺负女孩子,所以我快憋死了啊!你是男的还不陪我打架!”

       “可是你打不过我呀。”

       这就是二人相遇之初的故事。《遇》




我爆哭,李先生,老公! 怼怼! 你说的对,你说的都对( •̥́ ˍ •̀ू )

無 我 夢 中:

李泽言,中文十级。


有什么想看的梗也可以私信微博哦!

@ Sovul_gasoou 

【及岩】我又来了(๑°ㅁ°๑)

小花日记:

040
“我拉的大提琴有这么难听吗?竟然还吓得缩到晾衣架底下!”
当然,不怪小花。因为作为初学者的我,拉得真的很难听。

我的学校,有的角度美到窒息。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真强2333333333

林木木LinM:

“蓝桥你坦白今天没有上班的原因。”

————

今天和小明开的脑洞hhh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

空松girl的自白

为什么喜欢kara呢?

①Color

蓝色是最喜欢的颜色,该怎么说呢,一直就喜欢蓝色的自己,觉得这个颜色真的很亚撒西,然后遇见了kara,kara很适合蓝色,那么温柔那么包容。

②Personality

被兄弟们抛弃不怨恨,看到一松穿自己的衣服,愿意配合帮他解围……一直都很乐观,就算受打击也能很快恢复,总是受欺负的那一方,一直爱着兄弟们。
宝宝也想遇见一个kara这样的男人,然后过一辈子,嘤嘤嘤(つД`)

③Sexy

终于到了关键了hhhhh

kara哭起来炒鸡带感呀有木有,把他哔——哔——的时候觉得好激动啊有木有。

可惜我不是个男的啧啧啧ಠ~ಠ





有一种开始叫一月◎

作为一个刚刚看到第一季第六集的小伙伴,我实在是被茶杯和拔叔的互动萌到了。。。

而且一旦想到他俩就能脑补出三万字的小黄文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所以先存一个小黄文脑洞嘿嘿嘿

茶杯梦游然后去了拔叔家,茶杯无意识地诱惑了拔叔,转天醒来发现自己在拔叔家,重要的是还穿着男友衬衫!!!

拔叔之后一脸无辜说明明是你来勾引我,结果醒来之后什么都不承认,一脸怨夫相让茶杯负责,结果又把茶杯吃干抹净了一遍(ฅ>ω<*ฅ)在厨房的料理台上或者是办公室的办公桌上。。。

~啊啊啊啊啊

办公桌~

my favo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