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to say you love me

专注脑洞三十年。喜欢的CP不拆不逆。
头像为壳大画的银时*٩(๑´∀`๑)ง*

【脑洞】明诚与靖王的互穿

昨晚睡觉前想了个小段子。

穿越很普遍的现在,或许大家都会想到这个,就是明诚和靖王互穿了。

萧景琰来到了民国,只亲近明台却将大哥晾在一旁,而那时候大哥和明诚已经在一起了,大哥很苦恼。

另一边,明诚整天缠着蔺晨,可是蔺晨却不理不睬,梅长苏以为靖王得了什么病要蔺晨一定要治好他。

反正就是这个意思。。。

等我看过琅琊榜,可能会写(๑´ㅂ`๑)

看到伪装者23集了,一周内应该可以看完(*ˉ︶ˉ*)

这个段子已经有大大写过了,指路评论,写的超级带感~\(≧▽≦)/~

【蔺靖】前世。。。今生。。。完

 


  最后一更。


  萧景琰醒来并没有看到熟悉场景,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昨夜蔺晨干的荒谬之事。


  这人胆大包天,竟敢在皇宫中将皇帝掳走。


  萧景琰清醒了头脑,才发现自己的身边还有一个人存在。


  男人还是一身素色长衣,头发凌乱地趴在床脚,这几个月来,萧景琰第一次有机会近距离地观察蔺晨,说不出的感觉,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宝物又重新握在手中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留恋,却恐惧,恐惧的是再次失去。


  蔺晨睡得极轻,萧景琰一起身他便知了,只是仍然假装睡觉,想看看萧景琰有何动作。


  果然,蔺晨等到了萧景琰的手。


  萧景琰的手白皙修长,虽然冰凉但是落在蔺晨脸颊的指尖却让蔺阁主浑身发烫,他猛然坐起握住萧景琰在他脸上肆意抚摸的手。


  你做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被蔺晨发现觉得尴尬,萧景琰嘴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脸颊却绯红。


  这应该我问你才对,你刚刚在做什么?


  蔺晨喜欢对方嘴硬但身体诚实,萧景琰被他的话逗得不敢直视对方,侧过去的脸颊赤裸裸地出现在蔺晨眼下。


  啾。


  蔺晨探身在上面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萧景琰像受惊一样捂住自己的侧脸,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蔺晨。


  蔺晨,你不要太过分了。


  皇帝将自己身侧的被子往上拉了拉,躲在床榻的里面警惕地看着嬉皮笑脸的蔺阁主。


  美人在侧,岂有不亲之理。


  你——


  萧景琰不知如何应对这无赖的男人,这时蔺晨发话了。


  明日我带你离开京城。


  我是皇帝怎能说走就走。


  我已经安排好人易容成你的样子代替你在皇宫。


  你这是要杀头的。


  喔?皇帝忍心杀了我?


  蔺晨知道景琰被责任困于宫廷,这一次,他想向他证明,他蔺晨明白景琰想要什么,也给得起他所要的一切。


  你怎么就敢确定我不敢杀你。


  我知道,你对我和我对你的感情是一样的。


  萧景琰的心一下子被蔺晨看的透透的,本来骄傲的他自然忍不住反驳,可是那反驳却是一点力都没有。


  他不得不承认,他对蔺晨确实有好感。


  我们去哪里?


  去你最想去的地方,我不想重蹈覆辙,这一次我不自作主张,如果你要江山我给你江山,如果你要的是游览各个山川名流,我就陪你去游遍天下。


  景琰,这次你想要什么。


  我……蔺晨,这一次我想要你永远陪在我身边。


  萧景琰第一次坦白自己的内心,他害怕自己的坦白得不到回应,但是他却不得不说,他不想错过蔺晨。


  蔺晨第一次见如此诚实的靖王,他环住景琰的身体,轻轻地托向自己。


  人总归是要归于本心,萧景琰放弃了自己的高傲,蔺晨正视了自己的内心。


  二人抛弃了世俗,看尽了天下的风景,用了一年时间萧景琰做尽自己想做之事,却还是决定回到朝廷。


  小殊为他夺得的江山,他一定要做到最好,蔺晨甘愿臣服于他,辅佐他,他也要让蔺晨的努力得到结果。


 


回到皇宫


  这才是我喜欢的萧景琰。       蔺╭(╯ε╰)╮


 

  这么说来,你不喜欢那一年的我吗?   o( ̄ヘ ̄o)靖


  景琰怎么样我都喜欢。           蔺(づ ̄3 ̄)づ


  哼!           ╭(╯^╰)╮靖



-END-


就这样结局啦


大家下一篇文再见咯(๑´ㅂ`๑)


下一次想楼诚的哨兵向导文呢,因为刷b站看到,阿诚和明楼是用信息素交流就觉得写个哨兵向导好带感阿,还有精神体。


阿诚是什么呢。。。欢迎评论


明楼是什么呢。。。同上


写文只是为了开心,写的人开心看的人开心足够了。


知足常乐(*ˉ︶ˉ*)

 

 

 

 


 


【蔺靖】前生。。。今世。。。续


我为什么要起这么个名字(手动再见)


==

==


  萧景琰在蔺晨走后依旧过着他皇帝的生活,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在意与思念,他本人或许不明白,但是他人却看的清清楚楚。


  宫女们喜欢有蔺公子在的皇宫,虽然有时候会被他戏弄,但至少她们可以看到皇上如出水芙蓉般绝美的笑。


  皇上没再在任何人面前笑过。


  每天都忙于国事,萧景琰从未亏待自己的身体,他想,如果有一天蔺晨回来了,他也可以证明自己不是没有他蔺晨就不能好好地活。


  可是如果终究是如果。


  冬天过去了,蔺晨再没出现过。


  萧景琰一个人坐在偌大的宫殿中央,所有人都离开了,他到最后还是一个人。


  无论是曾经的靖王还是现在的皇上,萧景琰清醒时从未哭过,所以这一次他无视了泪珠滴落的声音,板起脸依旧是他高傲的皇帝。


  琅琊阁阁主自宫中与萧景琰一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蔺晨不明白自己的感情,他一直觉得萧景琰就是个自命清高,高傲得不得了却不受宠的小王子,根本入不了他蔺大阁主的眼。


  可能是那个雪天,也有可能从很久很久以前,他看萧景琰的眼光渐渐变了,他喜欢他激怒对方时,对方生气的表情,他喜欢萧景琰看到雪兴奋的表情,如果不是对方绊倒他,用那样的眼神看他,蔺晨一辈子都不会将那些喜欢与占有连接起来。


  没错,蔺晨渴望占有萧景琰,渴望拥有萧景琰所有的感情与神态,他想让对方只对他笑。


  蔺晨爱上萧景琰是让他自己害怕的一件事。


  所以蔺晨离开了,远远地走开了。


  他以为离开那个人,就可以忘掉所有的情愫,可是他错了。


  逍遥快活了一个多月,某个夜晚,蔺晨梦见了他最想忘记的人。


  萧景琰骑着马在前面飞快地跑着,他在后面拼命地追,也许是梦过于真实,他几乎能听见萧景琰的笑声,但无论蔺晨怎么唤他,他却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蔺晨恼了,一个飞身,跳上了他的马。


  蔺晨从背后拽住了缰绳勒停了马儿,萧景琰挣扎却被他死死锁在怀里。蔺晨回过神,发现靖王殿下被他整个抱在怀里,而且因为刚刚剧烈的行动,萧景琰的脸泛起淡淡的粉色,格外好看。


  蔺晨比他高一些,他一低头便可以将靖王的一切收归眼底,眉眼鼻嘴,每一样都说不出的让人着迷,蔺晨用一只手桎梏着萧景琰的腰,一只手忍不住从上到下,轻抚着这张精致的脸,手指落到朱唇,蔺晨忍不住那柔软的触感轻轻挑起靖王的下巴,吻了上去。


  惊诧于靖王殿下的配合,他慢慢加深了这个吻,舌尖敲开对方的唇齿,他可以吮吸到靖王嘴里香甜的味道,蔺晨着迷地缠着对方的舌尖,使劲地将靖王按向自己,他有一瞬间希望对方可以环住自己的脖颈向他索取更多。


  可是梦是短暂的,他还来不及干想干的事,一切都已结束。


  那天蔺大阁主,明白了什么叫做欲求不满。


  手下的人,每隔三天便会向蔺晨汇报一次萧景琰的近况。蔺晨十分期待萧景琰没有自己之后落魄的表现,可是属下的报告却让他生气的很,萧景琰的生活规律到比他还是王爷的时候还要正常。


  蔺晨忍了一个冬天,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暴躁。他十分想见萧景琰。


  他又潜入了皇宫,但这次没有大张旗鼓,因为他要抢走皇上。


  萧景琰虽然平日按时休息,但是还是较以前瘦了不少,蔺晨想到以前被他养的白白嫩嫩的皇帝,胸口疼的不得了。


  皇上,好久不见,可有想我?


  蔺晨闪入寝宫,突然出现在萧景琰面前,让本来批改奏章的皇帝只是楞在那里,做不出什么反应。


  ……


  沉浸在蔺晨出现的那一刻,萧景琰一句话也说不出,他不明白自己再看见蔺晨,心里那奇怪的感觉。


  景琰,是我错了,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萧景琰看着男人的脸一下子变得严肃,从未决定原谅蔺晨的他,对蔺晨的道歉并不理睬。


  蔺阁主,何错之有。


  转过视线,萧景琰的语气冷漠好似对方只是一个陌生人。


  夜已深了,朕也要休息了,蔺阁主是要自己走,还是要朕请人送你离开?


  蔺晨也是料到萧景琰会有如此反应,是他推开了他,也是他不声不响离开这么久,自己犯的错总要自己承担。


  鄙人怎敢要皇上送,只是皇上身体较前几个月略有消瘦,我也是担心皇上的龙体。


  蔺晨上前,握住他的手腕,萧景琰企图抽出却抵不过蔺晨刻意的发力,只得任凭其为他号脉。


  身体跟不上消耗,你也该注意注意自己的营养。


  蔺晨的眉头自从搭上那人的手腕就紧锁起来,果然这几个月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朕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


  你若不逞能该多好,景琰,你并不排斥我们之间的亲昵,那时是我钻了死胡同,头脑想不通,才推开你。


  我现在才明白,我对你不是许诺给长苏的责任,而是爱。我不求你现在接受我,但是我只想证明我不会再离开你。


  你们都是骗子!


  萧景琰打断蔺晨的话,眼角微微泛红。蔺晨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景琰……


  从我是靖王开始,我身边的人一个个都离我而去,你们说是为了我好,可是却不问我要的到底是这天下,还是一群能够一起赏月吟诗的好兄弟。


  萧景琰第一次将自己所有的不甘与愤怒发泄出来,这从未想过要在蔺晨面前哭泣,可是眼泪止不住。


  蔺晨想要上前却被萧景琰拂开。他开始恨自己为什么纠结了那么久,恨自己为什么舍得抛下这个本就害怕孤单的人。


  景琰,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吗?就这一次,让我证明我不会再离开你。


  蔺晨,如果把你的心挖出来再放回去,你觉得你还是完整的吗?


  蔺晨上前点了他的睡穴,将失去意识的人抱了起来,离开了皇宫。


  如果萧景琰在这里会寂寞会难过,那就把他带出这牢笼,如果他不信自己,那就将自己的心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他。


  总之,这一辈子,蔺晨不会再放萧景琰一个人。


TBC


九点半开始写,好在在零点前写完了,虽然明天没课( •̀∀•́ )


再说一次,我是亲妈,从不写be


其实我是个欢乐的小213


就这样,下一次就完结了,不写长篇因为不爱填坑。


谢谢大家阅读╭(╯ε╰)╮


蔺靖或许只写这一次了,且写且珍惜。。。


 


【蔺靖】前世。。。今生。。。

  明楼给了明诚新生,明诚许给明楼一生。

 

  明楼至死都没留明诚一人。

  说好不同生但同死,为了中国。

  二人鞠躬尽瘁。

  终于赢得胜利。

  明楼终身未娶,身边只留了明诚一人。

  明诚先明楼而去,明楼紧紧抓住已经冰凉的双手,说道:“说好不留你一人。”

 

  蔺晨爱上靖王,是连他自己也觉得震惊的事情。

  长苏辅佐萧景琰登上王位却只留靖王一人独守江山。

  起初,蔺晨并不将萧景琰放在心上,可是因为长苏的消失,新王的身体渐渐衰弱,无人能治。

  蔺晨不情愿却又难违背当时许给长苏照顾靖王的诺言,只身一人夜探皇宫。

  皇帝的寝宫,烛火通明,蔺晨轻步迈入,入眼只是被金色的帷帐所遮掩住的龙床,他挑开碍眼的纱帐,看到了萧景琰苍白的脸。

  靖王本就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美男,只是因为平时征战沙场总是一副威严的样子,掩藏了他的美,如今靖王身体虚弱,脸上毫无血色,黑色的长发披散在床上,双目紧闭,这样的柔美是蔺晨未曾见过的。

  有着震撼人的美丽的萧景琰,让蔺晨冰冷的心也随之颤抖了一下,但是蔺晨内心却还是更喜欢那个富有生机,有着明朗笑容的人。

  蔺晨知道他的心病,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接受现实。

  萧景琰,我们都必须接受这个现实,你要一个人振作起来。

  蔺晨附在萧景琰耳边,低声说着。

  不……

  萧景琰在梦中皱了眉,嘴里吐出破碎的音节。

  萧景琰,现在只有你一个人了。

  长苏,你别走,我求求你了。

  蔺晨看着他们新的王虽然还在梦中,眼角却不停淌下泪珠,一向轻浮如他却也真的着实心疼了一把。

  那一晚。

  靖王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他的小殊彻底离开了。

  然后他的生命里出现了另一个男人。

  蔺晨总是有事无事便来皇宫里打趣萧景琰,自从皇帝身体恢复了,朝中上下也都步入了正轨。

  蔺晨有时候会坐在花园里看着萧景琰批着奏折,新皇虽对他的行为恼怒却因为蔺晨和长苏的关系,忍了又忍。

  这花,与美人是极配的。

  蔺晨的性子还是那样,当他将手中的花别在某个貌美的宫女的头发上的时候,萧景琰瞪大了双眼,在心中暗骂男人好色的同时,拂袖离开。

  蔺晨看着皇上离开,眼睛微微眯起,这宫中有着各种的绝色,可是却都抵不了新皇的那一瞪眼。

  靖王,这么晚还不睡可伤身啊。

  书房里的烛火闪烁,而萧景琰伏于书案已经快两个时辰,蔺晨看不过去他这样糟蹋自己,便出声提醒,可谁知这皇帝却将他的话当做耳旁风。

  咳咳……

  萧景琰经受不住这长时间的批奏,一下子咳了起来。

  蔺晨向来脾气温和,对美人更是爱护有加,可是面对这几次三番无视他的萧景琰,他却怎么都不能平静下来对待。

  蔺晨把萧景琰打横抱在怀里,施了功力一下子回到了萧景琰的寝宫,然后将他摔在床上,扯过一床被子,把整个人都包裹在了里面。

  睡觉。

  蔺晨低声命令。

  凭什么你对孤指手画脚。(不清楚皇帝自称这里的用法,知道的小伙伴请给我评论,谢谢( ´▽` )

  我定会护你周全,不会再让你的受到伤害,哪怕是你自己伤害自己我都不允许。

  蔺晨,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没有你,孤一样活得好好的。

  萧景琰,你……

  蔺晨早知靖王的顽固,却无法任其这样。

  我帮你更衣,你大病初愈,不宜过分操劳。

  蔺晨轻柔的话语哄着萧景琰不再那么浑身是刺地回应他。

  这一次,萧景琰乖顺地休息,没有再与蔺晨过分纠缠。

  自那以后,蔺晨经常会来宫中督促新皇休息,有时候还会顺带一些补身体的药材吩咐宫里的侍从按时煮给皇帝喝。

  也不知什么时候,萧景琰开始习惯了蔺晨的存在,习惯了蔺晨夹杂着关心的数落,甚至开始习惯蔺晨在他反抗时强硬抱他回寝宫的行为。总之,萧景琰离不开蔺晨了。

  蔺晨最后一次出现,是某个雪天。

  萧景琰时隔多年第一次玩性大发,连头发也不束起,只披了一件红色的斗篷,在宫闱中与蔺晨打起了学仗。

  蔺晨并不恋战,于是在几个躲闪间凑近了萧景琰,企图将他束缚起来,可没想到萧景琰反应迅速,将蔺晨绊倒,二人便一起摔倒在还算柔软的学地上。

  蔺晨在下,萧景琰双手撑在蔺晨胸膛,双眼中挡不住的笑意直直击中了蔺晨的心脏。

  萧景琰头发散落在红色的披肩上,雪白的皮肤被雪映得愈发动人,蔺晨从未见过如此美得惊心动魄之人,他忽然想起了长苏看靖王的眼神,也许长苏对他不全是兄弟之情。

  蔺晨心里怒骂自己飘忽不定的心,狠狠将萧景琰推开自己施展轻功离开了这扰乱他心扉的地方。

  那一走,决绝地让人心寒。

  那个人也走了,从前的靖王,现在的皇帝再也没笑过。

  -TBC-

太困了,明天还有课,本想写个前世今生,主要写前世,楼诚比较少,这次光集中在前世了,放心,我从来不悲剧,我是亲妈_(:з」∠)_

我琅琊榜看的也少,所以人设不完美,还是那句话,多多包涵,如果崩了的话一定要评论给我。

楼诚不会BE!

楼诚不会BE!

楼诚不会BE!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大家晚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