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to say you love me

专注脑洞三十年。喜欢的CP不拆不逆。
头像为壳大画的银时*٩(๑´∀`๑)ง*

【公费带家属?】



艺术学院美术专业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写生活动,学生一般需要自己掏钱,而老师则是由学校出钱,也可以说是公费出行了。


美术老师嘱咐学生带好画具,又说了一些注意事项,便下课留给学生们更多的时间来整理自己的私人物品。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美术老师刚开了门就涌上来一帮不认识的学生。


"明老师,你们要去哪里?"


"明老师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们要好久看不见明老师了,呜呜呜。"


更有甚者,已经开始假哭了起来。美术老师感到一阵头疼,摆了摆手示意学生们静一静。


"这次去云南写生,就只有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以后我就回来了。"


受到美术老师批评过的,明~经济学教授~楼,努力的把自己缩在美术老师看不到的角落里偷听着他和学生的谈话。


——阿诚要去云南?


经济学教授的脑子高速运转着,平时应该都是思考数字的头脑一下子转换过来思考这种事,经济学教授表示心很累。


于是,当天晚上经济学教授约美术老师一起吃了个饭。


"明老师,我的梦想就是去一次云南,可是我没有钱QAQ。"


你一个经济学教授没有钱,谁信!!!


美术老师嘴角抽搐看着眼前一副明显就不像是穷人的经济学教授。


"我听说你们是公费出行,而且还可以带一个家属。"


"是可以带一名家属,可是我们俩?"


美术老师一下子就震惊了,搞经济的头脑就是不一样,这都能被他想到,可是这大便宜可不能全让他一个人占了,美术老师生活中精打细算一点都不比学经济的差。


"那我要收一半的费用,作为你麻烦我这件事的报酬。"


"好好好,你要多少我都给。"



明大教授心里盘算的并不是怎么占便宜,而是——我是阿诚的家属,啊嘿嘿嘿(☆_☆)


『楼诚』戏如人生(5)




戏如人生(5)

 



明楼被明诚吓到了,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明诚看到师哥脸上一闪而过的惊异,心里一阵苦涩,默默移开视线。

 

明楼的那抹惊异并是不因为明诚是gay这件事,而是他竟然有如此巨大的勇气敢在自己事业起步的时候,就将这种事情公之于众。

 

从明诚毕业到踏足这个混乱的圈子,明楼从未移开自己的视线,他凭借自己的权利给了明诚铺了一条平坦的道路。明诚不知道的是,有不少导演喜欢他这种类型,几次三番想把他弄上自己的床却被明影帝一一拦下。可以说明诚的每一部戏都是由明楼亲自筛选再安排给他,能走到现在这步一部分靠明楼的提携,一部分也是明诚自身演技的纯熟。

 

明楼有时候很矛盾,他希望明诚不进演艺圈,但是他又想看这个天赋才气的人又是怎样在这个圈子里出人头地的。现在明诚已经走上这条路,明楼唯一能做的就是护他周全,这样的人,怎么能折断他的翅膀将他囚于自己的牢笼呢?

 

“你真的决定了?”明楼下了很大的决心。

 

“……是。”

 

明诚本以为师哥会问自己怎么会是gay,却没想到只是云淡风轻地问他决定了没,难道师哥刚才不是惊讶于自己是gay的事情。

 

“既然你决定了,那么这部戏的主角就是你了,但是我要当另一个主角。”

 

明楼重新启动了车子,缓缓开上马路。而明诚还沉浸于自家师哥抛出的那句话里,那部戏是我的了?师哥要和我一起搭戏?我要和师哥演情侣?!

 

晕乎乎的明诚就算到了自己家楼下也还是懵的。

 

“明诚!明诚!”明楼叫了他几声才让他彻底回过神来。

 

“是,师哥。”

 

“这几天别出门了,好好休息等待开机。”

 

明诚乖乖地点了点头,准备开门下车,但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又把手放了下来,扭过头问出了他从刚才一直想问的问题。

 

“师哥,你都不问问我怎么会变成gay吗?”

 

“我问你你会回答我吗?”明楼有些想笑,明诚还是那么可爱,这坦率劲。

 

“嗯……会。”

 

明诚很肯定地点了点头,因为如果师哥不追问的话,他当时说那句话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那明同学,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因为我喜欢上了七年前在学校大树下强吻我的坏男人。”

 

 明诚撂下一句像告白却又像抱怨的话,就风一样地逃下了车飞奔回自己的公寓,只留下明影帝一脸无辜地看着他的背影。

 

“坏男人?”明楼不禁笑出声,“是我吗?”

 

 明诚藏不住事,虽然有时候心直口快会得罪人,但是至少他不会含沙射影让你一个劲去猜,而明楼也爱这样坦直率真的明诚。

 

 楼上的灯亮了,明楼在楼下呆了一会儿,如果这时候有人从这里路过一定会看到,某个影帝笑得像个吃到糖的孩子一样,不同于在电视上演出来的笑,这一次明楼的笑很真实。

 

“喜欢你,所以想要欺负你。”

 

 敛了笑容,明楼看着亮着橘色暖光的窗户说出了一直藏在内心深处的话。

 

 

 

         -TBC

 

 

         喔……

 

         是我最喜欢的告白,甜甜的。

 

         (╯▽╰)牙疼

【美术老师的嫌弃】


最近上课的时候总是被一道炙热的视线盯得别别扭扭,美术老师习惯了学生的目光,还是第一次觉得被人注视着是如此难受 。


隔壁经济学教授也是个奇怪的人,每天都来和他打招呼,风雨无阻。美术老师想过会不会是他,但是很快就否定了,因为那家伙实在是太和善了,他不愿意把人往坏的方向去想。


可是!


美术老师忍无可忍地拉开门斥退了一帮围观的学生,得到的却是——


“明老师发起火来也别有一番风味啊。”


“简直美死啦。”


美术老师再一次在人群中看到经济学教授,心情不好地走到他面前。


“你天天跑我这里干什么,不给学生做好榜样,下次不许再来了。”


嘭——


一干人等被关在了门外。


此时经济学教授的内心是崩溃的T^T



也是从那以后,经济学老师又恢复到了美术老师来之前的模样,但不幸的是,经济学的通过率大大降低了。也不知道是学生怎么得罪了老师,期末考试的卷子出的极其变态。


≧﹏≦阿诚不见我了。


都是学生们的错╭(╯^╰)╮惩罚你们。





【经济学教授x美术老师】

学校里有个经济学教授,为人风趣,但学术严谨,学生们都很喜欢。

隔壁艺术学院招收了一名美术老师,老师俊美帅气,最擅长油画,画画的时候经常被人说不知是画画之人在画里还是在现实。

一向热心回答学生课下问题的经济学教授,最近总是提前上课提前下课,课间也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美术室门前,一堆学生围着,经济学教授在心里叹了口气,抱怨自己还是来晚了。

“他们在干什么?”

“今天画素描。”一个劲往里探头的同学回答了经济学教授的疑问。

可是这个学生觉得声音极其耳熟,没想到一回头看到了自己的老师。

“明老师,你也翘课来看新来的美术老师啊。”

“我没翘课,我上完课过来。看来你是翘了我这节课啊。”

某经济学教授冷笑地吓退了若干自己的学生,光明正大地站在了玻璃窗前。

今天,阿诚还是那么帅(ˉ﹃ˉ)口水

刷微博看到凯凯王地下刷什么景琰环游世界,就想到个好玩的梗。


酥胸喜欢景琰不同时期的装扮,可是从少年时期的酷似哪吒的造型起,景琰地位没有提高,所以总是军装和那几件衣服来回换,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布料,酥胸表示不开森,所以为了景琰可以穿更多更好看的衣服,酥胸决定帮景琰一步一步往上走,那样皇帝给的衣服多了,景琰可以穿各种漂亮的衣服。酥胸不止一次想过景琰穿上皇帝的衣服是多么禁欲多么想让人推到。


于是乎——


我想选你,靖王殿下。


(因为你好美,好想看你穿美美哒的衣服╭(╯ε╰)╮)



酥酥是个痴汉系列( •̀∀•́ )


『楼诚』戏如人生(4)

戏如人生(4)

 

 

明诚面试结束以后本来想自己打车回去,却拗不过师哥强势的态度,硬生生被塞进了明楼自己的车里。

 

车里的气氛很奇怪,明楼嘴边缀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明诚整个人僵在副驾驶,这是他七年后第一次和师哥单独两个人相处,一个月前的颁奖典礼,他早有心理准备所以不至于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可是现在,车内狭小密闭的空间让他不知所措起来。到底该不该和师哥搭话,搭话又要问些什么问题才不让两个人尴尬,明诚的大脑飞速运行,却依旧无解。

 

“明诚,不用太紧张,我不会吃了你。”

 

冷不丁地,明楼声音响起,明诚转过头看对方,那张侧脸已经被时光磨砺出棱角,师哥还是师哥,却已经看起来离他格外遥远。

 

“我没事。”明诚视线微微下垂,长长的睫毛挡住了他失神的眼睛。

 

几句对话过去,车内再次安静。

 

这些年来,明诚的事业也算顺风顺水,比起同期半年一部,他总是新戏不断,虽然不是多么重要的角色,但很考演技,他不明白这究竟是亏是福,却只能一一接受。

 

“你怎么想到要来面试这部戏的?”

 

明楼将车拐进一个没有人的小巷,外面早已黑了下来,也不怕被别人看到。而明诚却保持不了镇定,本来他对师哥就有莫名的情愫,这些年没见他还可以控制,现在活生生的人就摆在他的面前,明诚的心跳的更快了。

 

“我很喜欢《年轮》的剧本,我觉得许一霖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人,他前后的转变很大,对我来说有挑战性。”整理好自己的思路,明诚回答的时候却不敢抬起头,只一个劲地盯自己的裤脚。

 

“哪怕是同性题材?你就不怕你接了这部戏以后再没人敢用你。”

 

师哥的声音冷冷的,没有一丝温暖,这样的责备,已经许久没有听到了。

 

明诚这次面试是背着经纪人自己来的。如果给自己的经纪人说要演这部戏,百分之一百是没机会了,所以他任性了这一会,可是明诚也没料到自己的师哥——明楼,明影帝也会来,一个获奖无数的影帝理应是不会在意这么一部题材敏感而且制作团队三流的戏。但是这又如何,这部戏是明诚的一个新的开始,如果他成功了,他就能拥有一个特权,如果失败,也只是彻底离开这个圈子。

“我不是还年轻吗。”明诚低着头,脸上露出苦笑。

 

“年轻不是你的资本,你还不够格。”

 

明楼狠狠捏起明诚的下巴,让这个一直躲闪自己视线的人看向自己。

 

明诚第一次看那么愤怒的明楼,他的师哥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冒着火,而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只是师哥的怒火更是明楼一点不错的判断。

 

那一瞬间,明诚差点脱口而出,“师哥,你为什么那么在乎我?”

 

但他忍住了。

 

“明诚,我不允许你自己毁掉自己的前途。”明楼还是那么霸道,一意孤行地逗弄他,一意孤行地吻他,一意孤行地离开他。

 

“这次我不能听你的,我一定要演这部戏。”

 

如果是以前,明楼的建议基本上是明诚的指向标,但是时至今日,明诚决定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活,所以他拍开了明楼的手。

 

“师哥,从你离开的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我该独自承受这一切。”

 

明诚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气,眼眶红红的彻底击碎了明楼残留的怒气,明楼有些颓废地坐回驾驶座。

 

“那你能告诉我,这么多戏你唯独挑中它的原因吗,明诚。”

 

“师哥,我是个gay,这部戏是我为出柜做的准备。”

 

 

 

-TBC


下次,该告白了吧,告白了就该完结了吧。。。。完结了就该有番外了吧,我好喜欢番外啊。

写不了长篇我爆哭……

『楼诚』戏如人生(3)

戏如人生(3)

 

 

         大学时期的楼诚。

 

 

 

明楼大四那一年,已经或多或少拍了几部片子,但毕竟是新人,被分配到的都是些无足轻重的角色。

 

明楼不像同届的其他人一样,拼得头破血流去争一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他知道自己的演技仍然不足拿到台上来炫耀,所以大四那一年,他基本从未主动面试过光鲜亮丽的主角,而是挑了一些虽然出场率不高,但是却很有看点的配角。

 

正值夏天,一波前辈即将离校,一帮新人即将到来。明楼刚刚杀青完一部戏,就接到了现任表演系学生会会长的电话,学生会会长是和明楼关系非常好的学妹,这次她家里临时有事不能参与迎新,想将这件事拜托给信得过的学长,明楼考虑了一下自己的时间便同意了。

 

迎新那天,太阳格外的大。

 

学生会的成员们搭了帐篷遮住了太阳却遮不住每个人燥热的内心。明楼张罗着各方,安排了三队人,一队在门口迎接,一队在报到的地方,最后一队负责带领新生去宿舍。

 

明楼选择留在学生报到的地方,他之前浏览过这届新生的证件照,每个人都很出挑,毕竟证件照都如此好看的人,现实中绝对不会让人失望。

 

各色的俊男美女在眼前一一出现,就是明楼看惯了表演系的,也觉得这样的年轻血液给人惊艳之感。

 

“学长,是在这里签字吗?”

 

提问的男孩声线异常的好听,没有看到他相貌的明楼还觉得是不是声乐系的新生走错了。

 

但是所有的疑问,就在那一抬头消失殆尽。

 

“没错,在这里签字。”

 

男孩穿着并不张扬,袖子卷到小臂上的白衬衫,一条浅色牛仔裤,是看得出来的那种瘦,却也不失美感。眼睛大的人,明楼在这学校里见的多了,整过的天然的,大都只有大没有那份光彩,可男孩不同,他的眼睛亮亮的,里面有着对这所学校的渴望。

 

男孩的手指异常的漂亮,就连旁边的学妹都看呆了,可是明楼却只注意到了他的名字。

 

“你叫明诚?”

 

男孩点点头。

 

“很有缘,我也姓明。”

 

男孩的眼睛这一次又闪出了不一样的光辉,明楼虽然赞赏这双眸子,却也担心这双藏不住事情的眼睛会为他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烦。

 

“请问学长叫什么名字?”

 

“明楼。”

 

 

 

明楼迎新结束后,就很少回学校了,他以为那个眼睛好看的男孩也就是他生命中的过客,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这段时间里,他在演戏方面一直卡壳,丝毫没有突破,也让他很烦躁。

 

 

 

 

“卡!”

 

“明楼,你的感觉不对,你先休息几天吧。”

 

导演是个体谅的人,而明楼却不能体谅自己,那段时间明楼进入了自己人生中最为黑暗的一段。

 

他用各种方法来刺激自己却没有任何作用,于是,他回到学校找到了自己的老师。

 

那天是周日,他和曾经非常关照自己的老师谈了很久,两个人一坐就是一天,虽然收获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但是他很放松。临走前,老师神神秘秘说有个惊喜给他,便拉着他去了排练室。

 

 排练室里的人不多,老师和明楼只站在门口。

 

“就是那个穿蓝色t恤的男孩。”顺着老师的手指,一个熟悉的身影又在明楼的眼前出现了。

 

“他是这里面我最看好的。”

 

 他这个老师也是个挺骄傲的老人,平日里不会轻易表达欣赏之情,这次炫耀的语气倒让明楼吃了一惊。

 

“您看上他哪里了?”

 

老人笑着伸出两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明楼立马就懂了。

 

“他那双眼睛里很有戏啊。他能够让和他对戏的人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而且引导他们很快入戏。”

 

“明诚!”

 

老师冲年轻的男孩挥了挥手,男孩立马就跑了过来。

 

“老师!”

 

“过来见见你的师哥——明楼。”

 

男孩看着明楼,咧开嘴笑着叫了一声,“师哥。”

 

“我们认识。”明楼看着男孩明亮的眼睛,点了下头。

 

“哦?”

 

“新生入学的时候,是师哥接待的我。”明诚抢在明楼前面向老师解释起来。

 

“你们俩还挺有缘的,正好你师哥这几天休息经常会来学校,你没事就去找他讨教讨教,我相信他能给你不少建议,毕竟他现在已经趟了这趟浑水。”

 

 明楼的老师,虽然不待见当今的娱乐圈,却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学生进入那个他不看好的圈子,这也许是种很玄的事情。

 

“好的,老师。”

 

 

 

 

 

 两个人单独的第一次见面定在了学校的天台上,因为既安静又舒适。明楼开门见山地抛出了一个问题,“明诚,如果我是一个女孩,你要怎么追求我让我爱上你。”

 

“啊?”对面的明楼自己还要高,明诚彻底懵了,这要他怎么样才能把自己的师哥当女孩子一样啊。

 

明诚困扰的表情被明楼看在眼里,明楼在心里暗笑,这小子果然是太嫩了。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仅一秒钟,明楼将明诚拖拽到了墙与自己之间,一只手臂撑在墙上挡住了他一边的去路,另一边则是用自己的身体筑起了一道屏障,这下子不管明诚左看右看都没有了出路,而明楼直视的眼光,微抿的唇,都给明诚一种无形的压力,这种举动让明诚想到了最近女孩子们都喜欢的霸道男人。师哥近距离看着他,一张俊脸就那么毫无防备的出现在眼里,明诚的心也不受控制地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明诚一副茫然的表情再配上小鹿斑比一样慌张的眼睛,全然尽收明楼眼底,他享受这种反应,这种能够掌控这家伙的任何表情的自己的演技。

 

明楼逗够了自己的这个师弟,才放开手给对方喘气的机会。

 

“师哥,你好厉害,刚才我真的有心动的感觉。”明诚的诚实让明楼很受用。

 

“这次该你了。”

 

 明诚烦恼了一下,也硬着头皮酝酿了起来。

 

 放在身侧的右手被明诚小心翼翼地牵起,明楼并没有任何反抗,“虽然我现在不够优秀,无法让你喜欢上我,但是我们的路还那么长,我会变得优秀,会变成你爱的样子,为了你我可以改变我的一切。”

         

 明诚的声音,有一种魔力,低低的没有情绪的剧烈波动,却让人安心,而最出彩的莫过于那双眼睛。

 

台词虽然很俗气,但是低沉的承诺配上了坚定的眼神,明楼一眼可以望进那泛着湖光的眸子,他甚至都能看到眸子里那个许下承诺的人的为他奋斗的身影。

 

 美——是他唯一的感受。

 

 他喜欢这种美到极致的代入感,他开始相信,真的有人是为这个行业而生。

 

但是明楼毕竟经验丰富,而明诚的演技也没有精湛到让他沉溺其中的程度,他开始回过神来,挑明诚的刺。

 

”你说你一切都会变,我可真是担心你爱我的那颗心也会变呢。”

 

 明诚没想到自己的师哥的反问,一下子语塞。

         

“你呀,还需要多多磨练,演员的临时反应也是很重要的。”

 

明楼很喜欢这个师弟,而明诚也同样喜欢着这个师哥。

 

 

 

 

 

 明楼一到休息时间就和明诚在一起,练习各种各样的剧本,尝试各种各样的角色,二人的关系急剧升温,直到某一天——

 

 明楼在片场上一条过,得到导演和工作人员的一致好评,一直到没回学校前,明楼都是愉悦的。他从没想过,他回到学校迎接他的是一场告白。

 

“明——”

 

 他在路上看到明诚的背影刚想打招呼,又往前走了几步却意外看到明诚面前美丽的女孩踮脚企图亲吻明诚的唇,明楼脑中一片空白,身体不受控制地冲向了那如画般的两个人。

 

“师哥?”明诚猛地被人拉走,愣了好一会儿才发觉对方是谁。

 

“她刚才是不是要亲你,你们俩是什么关系?”

 

 明诚被拖到一棵大树的后面,没有人能够看到他们,明楼的手使劲地握着他瘦瘦的手臂,弄得明诚很难受。

 

“我们只是朋友。”

 

 他不明白师哥为什么纠结这些。

 

“那你的意思是,我也可以亲你了?”

 

 明楼被他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激怒了,不由自主地吻上对方淡粉色的唇,明楼闭上眼睛没有看到明诚慌张的眼神。

 

 那一天,明诚推开了自己的师哥,疯子一般地逃离了那个地方。

 

 而明楼再也没有回到这所校园。

 

 明楼吻上明诚的那一刻,才明白,自己对这个师弟不再只是师兄弟之情,可是他现在没有任何能力保护他的师弟,所以他不再注视那个人,因为越是在意越是想拥有,求而不得是人世间最痛之事。

 

所以明楼开始强迫自己变得更强,只有站得越高,才能拥有保护一切的能力。

 

只知道自己师哥离开的明诚却没有那么好过,他渐渐明白自己的感情,却已经不能表达给对方,而他也不知道,那个吻有多少真心,有多少恶作剧的成分,毕竟师哥是那样爱作弄自己。

 

 

 

 

-TBC

 

 

 

这个可以当着回忆来看,交代一下他俩以前的故事。

 

考究党不要较真,毕竟都是我自己的理解,新生入学也是参考我们学校。

 

还有,人家最喜欢的壁咚o(≧v≦)o

 

写文重要的是写的开心,看的开心。

 

你开心,我也开心。

草草算下来,也有3000字左右,挺用心填坑的一篇,希望不弃。

最近比较有灵感,但绝对不是高产似母猪哦,嘿嘿。

关于靖王和酥胸,一个纯洁的禁欲系受一个病弱攻,酥胸就算从背后搂住靖王,靖王生气转过身来也不忍心给他一下,所以转过身的靖王只能老老实实被抱,偶尔会发几句牢骚,毕竟是傲娇。然后酥胸各种仗着自己身体虚弱占靖王便宜(ˉ﹃ˉ)口水


『楼诚』戏如人生(2)

戏如人生(2)

 

 

 

明楼其人,正值壮年,以自己独有风格的演技自成一派,年轻时为了磨练演技错过了不少大红大紫的机会。

 

可是也正是缺失的这几年,让明楼这个名字彻底刻在了这个时代的记忆里,因为明楼复出的第一部大戏,就让他力压群雄成为了最佳男主角,而后的每一年,明楼一直占据着这个奖项长达八年。

 

业界里奉明楼为大器晚成的影帝。

 

夏不知道是什么风把这位她一直憧憬的大神吹到了这里,赶忙让助理把明楼请进了屋。

 

明楼穿着藏蓝色的毛衣,深棕的长裤,外面只套了个卡其色风衣,十分低调。

 

“夏编剧,你好。”

 

明楼对着坐在面试官位置上的女人点了点头,下一秒钟就把视线放在了早已在屋内的明诚身上。

 

“师哥。”

 

明诚被明楼看的有些局促不安,自他站起来,两只修长的手就不自觉的交缠在一起摩擦,夏在这两个人中间感到了一丝奇妙。

 

“明诚,你也在啊。”

 

夏发现,明楼的话虽然表示惊讶,但是语气却过于平静,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惊异之感,这么明显的话语对面的明诚却没有发现,夏不得不好奇明诚和明楼的关系。

 

“是,师哥,我来面试。”

 

明楼脱下外衣放在扶手上坐了下来,明诚还是拘谨地站着。

 

“明楼先生,明诚先生刚刚要表演您就来了,正好这出戏需要一个人来协助,不知您是否愿意协助明诚先生呢?”

 

明楼再次将视线转向了明诚,“没问题。”

 

 

 

 

(何鸣第一次发现自己对小师弟许一霖的感情,二人演完一出戏,许一霖还没有卸妆,顶着那副青衣的油彩,小心翼翼地为何鸣摘下老生的胡须。)

 

“你的技巧已经炉火纯青了,可是还是比不上老师。”

 

许一霖放不下自己的骄傲,就算是夸何鸣的话语,也依旧让人听起来不舒服。

 

要是搁在以前,何鸣一定会与他争论一番,可是现在的何鸣在经历了那些事情以后,再看许一霖傲娇的样子,觉得煞是可爱,就连嘲讽的话语也是听得心里美滋滋的。

 

“是是是,我自然是不如老师。”

 

何鸣的笑掩藏在还没被拿掉的胡须下。

 

许一霖因为何鸣顺着自己的话语,忍不住抬头看他,这家伙平时可没有那么好说话啊。

    

带着点好奇,他将别在何鸣耳后的胡须摘下,一张男人气十足的脸露了出来。

 

何鸣手快地握住许一霖的手腕,不让他放下,所以许一霖只能一直举着那个胡须,无辜地看着这个举动奇怪的人。

 

“师兄,你干什么?”

 

“一霖……”何鸣的气声让人有一种浑身发酥的感觉,许一霖瞬间软了下来,却不料何鸣手上一使劲,将他拖入怀里,低头吻了下来。

 

“唔……”

 

         

 

夏有些目瞪口呆,她一开始觉得明楼会靠借位来演绎这一段,却不料他却真枪实弹地吻上了明诚,而明诚也一副被吓到的模样,在明影帝怀里挣扎。

 

明楼用手托住明诚的后脑不让他逃脱,直到他彻底尝过明诚嘴里的味道,才意犹未尽地松手。

 

“师哥!”

 

明诚一脸惊恐地看着眼前泰然自若的男人。

 

“不好意思,我入戏了。”

 

 明楼后退了几步,露出一抹讳莫如深的笑。

 

这一切都看在夏的眼里,她虽然知道这两个人有着不浅的关系,却不敢过分深知,毕竟娱乐圈的水太深。

 

“明诚先生,我们定下来角色,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

 

夏看着还未回过神的明诚,轻轻说道。

 

“我想编剧小姐,也应该把我放在面试之列。”

 

“明先生也是来面试的?”

 

“自然。”

 

“您想演哪个角色?”

 

“何鸣。”

 

 明楼势在必得的笑容,让这个初出茅庐的编剧,再一次受到了震撼。

 

 

 

-TBC

哦,sad,今天的牙好疼。

『楼诚』戏如人生(1)

戏如人生(1)


明楼x明诚


盛世娱乐第一次拍涉及同性爱情的电影,在各个方面都很用心,虽然他们最后选了一个小透明做编剧,但那剧本实在是好的没话说,故事简明深刻,人物传神鲜活,哪怕是这类题材,都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这个作家兼编剧,没什么名气就在这里简称她为夏。


夏这个人很古怪,她不喜欢当红的小鲜肉,而是痴迷于资历较深的老戏骨。所以当所有人都觉得选角方面毫无意外会选用正红的公司新人时,这个编剧却抛出了个难题——这个剧本的演员要由她面试过后再定。


盛世遇到这么个怪脾气的编剧也是无奈,这部作品是难求的佳作,如果失去这次合作机会,这个作家转投别家娱乐公司,都会对盛世造成影响。


所以盛世妥协了。


面试正式开始之前,夏给不少人发出了面试邀请,可是大部分人碍于敏感的题材,不愿意拿自己以后的未来做赌注便推辞了。


直到面试那天。


夏早早地去了公司,到规定时间却不见任何人来,说不失望是假的,但是她心中总有一种感觉,就是那个最合适的人正在路上。


耗到了中午,在助理的提醒下,夏只能休息下来,去吃午饭。午饭很不错,但是吃的人的注意力却不在那上面。


“夏小姐,终于来人了。”


助理兴冲冲地在公司食堂里找到了郁闷不行的夏。


听到终于有人来面试,夏也顾不上一口没动的饭菜,就和助理往回走。一边走还不忘打听来者的消息。


“听说来的这个人,得过最佳男配角呢。”


夏听了这些,心里更是激动,一个演员若是能将一个配角演活,那么他的演技必定比主角还要炉火纯青,这样的人才是她这部剧所需要的,只是不知气质如何。


夏脚下的速度更快了。


“明先生,让您久等了。”


“是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到了小姐用餐。”


面前的男人,挺拔英俊,笑起来给人如沐春风之感,谈吐更是尽显绅士风度,谦逊有礼,夏只是看这外表和气质就已经给了90分。


“明诚先生,您真的是来面试『年轮』的吗?”


“是,我看了夏小姐发过来的剧本,觉得很震撼,所以想来试一试。”


“我们是同性题材,您确定真的没问题?”


夏还是觉得不太放心所以再三确认。


“没问题,现在可以面试了吗?”


明诚的笑容有自信在里面,他既然敢来就证明他是真的对这部剧有着不同的看法,所以夏在心里默默地想,就算明诚不适合主角也要给他安排一个重要角色在电影里面。


“您想先试哪个角色呢?”


“许一霖。”


“我只想演这一个角色,如果编剧觉得我不适合那么我也不会挑别的角色了。”


明诚浅浅一笑,上升的嘴角让夏不由得看呆掉。


“那就请明先生表演一下最难也是最富于感情的那场和何鸣kiss的戏吧。”


那场何鸣和许一霖kiss的戏是整部电影的灵魂,倘若不是面试的演员太少,她真想找个人和明诚搭戏。


她看明诚点点头,离开了座位,开始酝酿感情。


屋内极其静谧。


可是这安静却被急促的敲门声打破,夏说了声进,就看到助理慌忙地跑了进来。


“夏编剧,不得了了,明楼来了!”


“明楼?你说的是那个演技精湛出神入化的影帝明楼?”


夏吃了一惊。


再看明诚也是一脸不可思议,嘴里轻轻念叨,“师哥?”


夏的脑袋瓜毕竟是写文的转的很快,思考了几秒后,低头咧开了嘴,笑了出来,她是个天才。


“既然明楼先生也来了,那么就让我们的影帝大人和明诚先生一起来搭这出戏怎么样?”


-TBC


你们一定没见这么给自己加戏的作者吧(ಥ_ಥ)我也是。


我会一直以第三者视角写面试这段戏,等开始拍摄我就会变回双男主视角。


没错,编剧妹子就是我@( ̄- ̄)@


不了解『年轮』电影的见上一条博文。


深夜党的胜利^_^)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