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to say you love me

专注脑洞三十年。喜欢的CP不拆不逆。
头像为壳大画的银时*٩(๑´∀`๑)ง*

【贺红】小段子



红毛自从被贺天追到手之后,也彻底和贱贱和炸毛和好了,与其说和好,倒不如说是三个人的关系急剧升温,现在红毛和贱炸之间的关系都让贺天觉得被好友和恋人NTR了一般。


某一天晚上,贺天正和红毛在嘿嘿嘿。


贺天把人搂在怀里,交换着黏腻的吻,身下也没有停顿,惹得红毛低低地娇喘,然而拥人在怀的幸福感瞬间就被门铃破坏殆尽。


“开门T^T”


门外传来贱贱委屈的声音。


“见一?”


红毛从情欲中瞬间清醒过来,推开了贺天。


“别管他。”


贺天拉过红毛的手拉到背后,继续吻着红毛的脖颈。


“他可是你的朋友,你也太冷血了。”


红毛使劲推着贺天,终于把贺天从自己身上弄了下去,然后命令贺天把“现场”收拾整齐,自己进了浴室。


贺天裸着身体,恼怒地锤了下床,不甘心地披上衣服,整理好案发现场。


“大晚上来干嘛?”


贺天抵住门不让贱贱进来,一副不耐烦。


“呜呜呜~他不爱我了T^T”


“你和炸毛吵架来找我们?”


“红毛宝宝在哪里,我要和他诉苦。”


贱贱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直往屋里冲,看到刚整理好自己的红毛就扑了过去。


“你怎么了?”


红毛虽然最近和贱炸玩的不错,可是贱贱这一脸怨夫相,他还是受不了地往外推了推。


“我不过是亲了他一口,他竟然打我T^T”


“他竟然打我!”


“打我!”


“额(⊙o⊙)…”


红毛不知道该怎么管理自己的表情,而贺天已经开始点起了第一根烟。


“我不要爱他了。”


“那就别再见他了。”贺天呼出烟雾,绕有调戏之意。


“不可能!”


“他打了你你就跑了,你也不问问他为什么打你?”红毛冷静下来,开始帮助贱贱分析起来。


“他一生气,我就跑了,那还敢问啊。”


贱贱耷拉下头。


贺天彻底醒悟过来,原来这家伙什么都不清楚就敢来破坏他的好事。


“诶?你干什么?”


贺天拉着贱贱外套的后领扔出了门外。


“去找炸毛说清楚。”


贱贱在门外挣扎了一阵,终于离开了,红毛放心不下,想透过门镜看贱贱却被贺天打横抱走。


“……”


贺天抱着红毛坐在沙发上,脸不自觉的埋在红毛领口,闻着他的气味,闷闷不乐地说,“我不喜欢你被别人占有的感觉,你只能是我的。”


“你幼不幼稚?”


红毛用手指拨弄着贺天利落的黑发。


“幼稚能gan到你哭出来?”


贺天仰起头,邪气地盯着红毛的脸,满意的看着那个人耳尖变红,却没想到红毛一下子用额头砸上了他的。


“今天分床睡!”


红毛在贺天额头受伤的那一瞬间,离开了他的怀抱,径直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只留下贺天一个人在沙发上哀嚎。


-END


宝宝第一次想主动写rourou,想到以前被吞的那篇还是默默收敛了起来


其他更文等我十二月的考试都结束了吧( •̀∀•́ )


么么哒!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