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to say you love me

专注脑洞三十年。喜欢的CP不拆不逆。
头像为壳大画的银时*٩(๑´∀`๑)ง*

『楼诚』鸽子(可能会病娇)

明楼小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喂食家里饲养的鸽子,洁白的羽毛,挥舞的翅膀,一切美好仿佛都在明楼的眼中。

可是某一天,忘记上锁的笼子里再空无一物,几个羽毛散在窗边,鸽子逃离了牢笼,往更广阔的天空飞去了,明楼表面上没有任何惋惜,内心却开始变质了。

为什么没有永远不离开我的人?

为什么不愿意待在我的身边?

他不知道的是,没有人或者生物愿意被束缚被禁锢,只有自由,是每一个人无法舍弃的。

……………………………………

时隔二十多年。

明楼成为了毒蟒,成为了眼镜蛇。

但凡他盯上的猎物,就绝不可能逃脱,多年来的腥风血雨,让他逐渐看清,真正得到他的鸽子,就只能杀掉它,做成标本放在柜子里。

不择手段地拥有才是真理。

这样的行为并没有持续多久,警方开始注意到某个人顶着一个代号干出的所有事情,哪怕死的那些永远是他们所确定的犯人。

明诚是个优秀的警官,他有着正直的面孔与纯真的笑容,几乎所有人都不会将怀疑的目光看向他,可是他却是这场表演中的主演。

“鸽子。”

是他与毒蟒之间交往的代号。

毒蟒为他处理一些穷凶极恶而警察却又无可奈何的犯人。

而鸽子……将永远地成为了毒蟒的所有物。

就像是和魔鬼签订了契约,发誓永远忠诚,再无自由。

……………………………………………………

“阿诚,你是我最美最乖的鸽子。”

明楼伏在明诚的身上,轻轻地挺动,温柔得对待对方像一个宝物,充斥着欲望与隐忍。

明诚双手拉下明楼的肩膀,用牙齿狠狠地啃上他的嘴唇,直到那薄唇染上鲜艳的红色,“你以为我会有鸽子那么乖吗?”

明楼舔了舔唇,加大了身下的力度,满意地听到对方发出美妙的呻吟。

“我有的是时间让你完完整整的属于我。”

一场酣畅淋漓的X.I.N.G事过后,夜晚极其的安静,明诚起伏的胸膛证明他睡得很沉。

明楼这一次没有选择杀掉他做成标本,而是拿起了锁链。

——END




~\(≧▽≦)/~第一次参加这种,最近上课频率有点高,以后回家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小测验一堆(ಥ_ಥ)心累。

这个十二月考六级,还要考教师资格证,还要专业考试还要双学位考试,不更文o(╯□╰)o   not  my  fault(ฅ>ω<*ฅ)

还有人家最喜欢看评论了(ฅ>ω<*ฅ)打滚求

@楼诚深夜60分

评论(16)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