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to say you love me

专注脑洞三十年。喜欢的CP不拆不逆。
头像为壳大画的银时*٩(๑´∀`๑)ง*

『楼诚』戏如人生(3)

戏如人生(3)

 

 

         大学时期的楼诚。

 

 

 

明楼大四那一年,已经或多或少拍了几部片子,但毕竟是新人,被分配到的都是些无足轻重的角色。

 

明楼不像同届的其他人一样,拼得头破血流去争一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他知道自己的演技仍然不足拿到台上来炫耀,所以大四那一年,他基本从未主动面试过光鲜亮丽的主角,而是挑了一些虽然出场率不高,但是却很有看点的配角。

 

正值夏天,一波前辈即将离校,一帮新人即将到来。明楼刚刚杀青完一部戏,就接到了现任表演系学生会会长的电话,学生会会长是和明楼关系非常好的学妹,这次她家里临时有事不能参与迎新,想将这件事拜托给信得过的学长,明楼考虑了一下自己的时间便同意了。

 

迎新那天,太阳格外的大。

 

学生会的成员们搭了帐篷遮住了太阳却遮不住每个人燥热的内心。明楼张罗着各方,安排了三队人,一队在门口迎接,一队在报到的地方,最后一队负责带领新生去宿舍。

 

明楼选择留在学生报到的地方,他之前浏览过这届新生的证件照,每个人都很出挑,毕竟证件照都如此好看的人,现实中绝对不会让人失望。

 

各色的俊男美女在眼前一一出现,就是明楼看惯了表演系的,也觉得这样的年轻血液给人惊艳之感。

 

“学长,是在这里签字吗?”

 

提问的男孩声线异常的好听,没有看到他相貌的明楼还觉得是不是声乐系的新生走错了。

 

但是所有的疑问,就在那一抬头消失殆尽。

 

“没错,在这里签字。”

 

男孩穿着并不张扬,袖子卷到小臂上的白衬衫,一条浅色牛仔裤,是看得出来的那种瘦,却也不失美感。眼睛大的人,明楼在这学校里见的多了,整过的天然的,大都只有大没有那份光彩,可男孩不同,他的眼睛亮亮的,里面有着对这所学校的渴望。

 

男孩的手指异常的漂亮,就连旁边的学妹都看呆了,可是明楼却只注意到了他的名字。

 

“你叫明诚?”

 

男孩点点头。

 

“很有缘,我也姓明。”

 

男孩的眼睛这一次又闪出了不一样的光辉,明楼虽然赞赏这双眸子,却也担心这双藏不住事情的眼睛会为他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烦。

 

“请问学长叫什么名字?”

 

“明楼。”

 

 

 

明楼迎新结束后,就很少回学校了,他以为那个眼睛好看的男孩也就是他生命中的过客,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这段时间里,他在演戏方面一直卡壳,丝毫没有突破,也让他很烦躁。

 

 

 

 

“卡!”

 

“明楼,你的感觉不对,你先休息几天吧。”

 

导演是个体谅的人,而明楼却不能体谅自己,那段时间明楼进入了自己人生中最为黑暗的一段。

 

他用各种方法来刺激自己却没有任何作用,于是,他回到学校找到了自己的老师。

 

那天是周日,他和曾经非常关照自己的老师谈了很久,两个人一坐就是一天,虽然收获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但是他很放松。临走前,老师神神秘秘说有个惊喜给他,便拉着他去了排练室。

 

 排练室里的人不多,老师和明楼只站在门口。

 

“就是那个穿蓝色t恤的男孩。”顺着老师的手指,一个熟悉的身影又在明楼的眼前出现了。

 

“他是这里面我最看好的。”

 

 他这个老师也是个挺骄傲的老人,平日里不会轻易表达欣赏之情,这次炫耀的语气倒让明楼吃了一惊。

 

“您看上他哪里了?”

 

老人笑着伸出两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明楼立马就懂了。

 

“他那双眼睛里很有戏啊。他能够让和他对戏的人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而且引导他们很快入戏。”

 

“明诚!”

 

老师冲年轻的男孩挥了挥手,男孩立马就跑了过来。

 

“老师!”

 

“过来见见你的师哥——明楼。”

 

男孩看着明楼,咧开嘴笑着叫了一声,“师哥。”

 

“我们认识。”明楼看着男孩明亮的眼睛,点了下头。

 

“哦?”

 

“新生入学的时候,是师哥接待的我。”明诚抢在明楼前面向老师解释起来。

 

“你们俩还挺有缘的,正好你师哥这几天休息经常会来学校,你没事就去找他讨教讨教,我相信他能给你不少建议,毕竟他现在已经趟了这趟浑水。”

 

 明楼的老师,虽然不待见当今的娱乐圈,却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学生进入那个他不看好的圈子,这也许是种很玄的事情。

 

“好的,老师。”

 

 

 

 

 

 两个人单独的第一次见面定在了学校的天台上,因为既安静又舒适。明楼开门见山地抛出了一个问题,“明诚,如果我是一个女孩,你要怎么追求我让我爱上你。”

 

“啊?”对面的明楼自己还要高,明诚彻底懵了,这要他怎么样才能把自己的师哥当女孩子一样啊。

 

明诚困扰的表情被明楼看在眼里,明楼在心里暗笑,这小子果然是太嫩了。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仅一秒钟,明楼将明诚拖拽到了墙与自己之间,一只手臂撑在墙上挡住了他一边的去路,另一边则是用自己的身体筑起了一道屏障,这下子不管明诚左看右看都没有了出路,而明楼直视的眼光,微抿的唇,都给明诚一种无形的压力,这种举动让明诚想到了最近女孩子们都喜欢的霸道男人。师哥近距离看着他,一张俊脸就那么毫无防备的出现在眼里,明诚的心也不受控制地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明诚一副茫然的表情再配上小鹿斑比一样慌张的眼睛,全然尽收明楼眼底,他享受这种反应,这种能够掌控这家伙的任何表情的自己的演技。

 

明楼逗够了自己的这个师弟,才放开手给对方喘气的机会。

 

“师哥,你好厉害,刚才我真的有心动的感觉。”明诚的诚实让明楼很受用。

 

“这次该你了。”

 

 明诚烦恼了一下,也硬着头皮酝酿了起来。

 

 放在身侧的右手被明诚小心翼翼地牵起,明楼并没有任何反抗,“虽然我现在不够优秀,无法让你喜欢上我,但是我们的路还那么长,我会变得优秀,会变成你爱的样子,为了你我可以改变我的一切。”

         

 明诚的声音,有一种魔力,低低的没有情绪的剧烈波动,却让人安心,而最出彩的莫过于那双眼睛。

 

台词虽然很俗气,但是低沉的承诺配上了坚定的眼神,明楼一眼可以望进那泛着湖光的眸子,他甚至都能看到眸子里那个许下承诺的人的为他奋斗的身影。

 

 美——是他唯一的感受。

 

 他喜欢这种美到极致的代入感,他开始相信,真的有人是为这个行业而生。

 

但是明楼毕竟经验丰富,而明诚的演技也没有精湛到让他沉溺其中的程度,他开始回过神来,挑明诚的刺。

 

”你说你一切都会变,我可真是担心你爱我的那颗心也会变呢。”

 

 明诚没想到自己的师哥的反问,一下子语塞。

         

“你呀,还需要多多磨练,演员的临时反应也是很重要的。”

 

明楼很喜欢这个师弟,而明诚也同样喜欢着这个师哥。

 

 

 

 

 

 明楼一到休息时间就和明诚在一起,练习各种各样的剧本,尝试各种各样的角色,二人的关系急剧升温,直到某一天——

 

 明楼在片场上一条过,得到导演和工作人员的一致好评,一直到没回学校前,明楼都是愉悦的。他从没想过,他回到学校迎接他的是一场告白。

 

“明——”

 

 他在路上看到明诚的背影刚想打招呼,又往前走了几步却意外看到明诚面前美丽的女孩踮脚企图亲吻明诚的唇,明楼脑中一片空白,身体不受控制地冲向了那如画般的两个人。

 

“师哥?”明诚猛地被人拉走,愣了好一会儿才发觉对方是谁。

 

“她刚才是不是要亲你,你们俩是什么关系?”

 

 明诚被拖到一棵大树的后面,没有人能够看到他们,明楼的手使劲地握着他瘦瘦的手臂,弄得明诚很难受。

 

“我们只是朋友。”

 

 他不明白师哥为什么纠结这些。

 

“那你的意思是,我也可以亲你了?”

 

 明楼被他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激怒了,不由自主地吻上对方淡粉色的唇,明楼闭上眼睛没有看到明诚慌张的眼神。

 

 那一天,明诚推开了自己的师哥,疯子一般地逃离了那个地方。

 

 而明楼再也没有回到这所校园。

 

 明楼吻上明诚的那一刻,才明白,自己对这个师弟不再只是师兄弟之情,可是他现在没有任何能力保护他的师弟,所以他不再注视那个人,因为越是在意越是想拥有,求而不得是人世间最痛之事。

 

所以明楼开始强迫自己变得更强,只有站得越高,才能拥有保护一切的能力。

 

只知道自己师哥离开的明诚却没有那么好过,他渐渐明白自己的感情,却已经不能表达给对方,而他也不知道,那个吻有多少真心,有多少恶作剧的成分,毕竟师哥是那样爱作弄自己。

 

 

 

 

-TBC

 

 

 

这个可以当着回忆来看,交代一下他俩以前的故事。

 

考究党不要较真,毕竟都是我自己的理解,新生入学也是参考我们学校。

 

还有,人家最喜欢的壁咚o(≧v≦)o

 

写文重要的是写的开心,看的开心。

 

你开心,我也开心。

草草算下来,也有3000字左右,挺用心填坑的一篇,希望不弃。

最近比较有灵感,但绝对不是高产似母猪哦,嘿嘿。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