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to say you love me

专注脑洞三十年。喜欢的CP不拆不逆。
头像为壳大画的银时*٩(๑´∀`๑)ง*

『楼诚』戏如人生(2)

戏如人生(2)

 

 

 

明楼其人,正值壮年,以自己独有风格的演技自成一派,年轻时为了磨练演技错过了不少大红大紫的机会。

 

可是也正是缺失的这几年,让明楼这个名字彻底刻在了这个时代的记忆里,因为明楼复出的第一部大戏,就让他力压群雄成为了最佳男主角,而后的每一年,明楼一直占据着这个奖项长达八年。

 

业界里奉明楼为大器晚成的影帝。

 

夏不知道是什么风把这位她一直憧憬的大神吹到了这里,赶忙让助理把明楼请进了屋。

 

明楼穿着藏蓝色的毛衣,深棕的长裤,外面只套了个卡其色风衣,十分低调。

 

“夏编剧,你好。”

 

明楼对着坐在面试官位置上的女人点了点头,下一秒钟就把视线放在了早已在屋内的明诚身上。

 

“师哥。”

 

明诚被明楼看的有些局促不安,自他站起来,两只修长的手就不自觉的交缠在一起摩擦,夏在这两个人中间感到了一丝奇妙。

 

“明诚,你也在啊。”

 

夏发现,明楼的话虽然表示惊讶,但是语气却过于平静,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惊异之感,这么明显的话语对面的明诚却没有发现,夏不得不好奇明诚和明楼的关系。

 

“是,师哥,我来面试。”

 

明楼脱下外衣放在扶手上坐了下来,明诚还是拘谨地站着。

 

“明楼先生,明诚先生刚刚要表演您就来了,正好这出戏需要一个人来协助,不知您是否愿意协助明诚先生呢?”

 

明楼再次将视线转向了明诚,“没问题。”

 

 

 

 

(何鸣第一次发现自己对小师弟许一霖的感情,二人演完一出戏,许一霖还没有卸妆,顶着那副青衣的油彩,小心翼翼地为何鸣摘下老生的胡须。)

 

“你的技巧已经炉火纯青了,可是还是比不上老师。”

 

许一霖放不下自己的骄傲,就算是夸何鸣的话语,也依旧让人听起来不舒服。

 

要是搁在以前,何鸣一定会与他争论一番,可是现在的何鸣在经历了那些事情以后,再看许一霖傲娇的样子,觉得煞是可爱,就连嘲讽的话语也是听得心里美滋滋的。

 

“是是是,我自然是不如老师。”

 

何鸣的笑掩藏在还没被拿掉的胡须下。

 

许一霖因为何鸣顺着自己的话语,忍不住抬头看他,这家伙平时可没有那么好说话啊。

    

带着点好奇,他将别在何鸣耳后的胡须摘下,一张男人气十足的脸露了出来。

 

何鸣手快地握住许一霖的手腕,不让他放下,所以许一霖只能一直举着那个胡须,无辜地看着这个举动奇怪的人。

 

“师兄,你干什么?”

 

“一霖……”何鸣的气声让人有一种浑身发酥的感觉,许一霖瞬间软了下来,却不料何鸣手上一使劲,将他拖入怀里,低头吻了下来。

 

“唔……”

 

         

 

夏有些目瞪口呆,她一开始觉得明楼会靠借位来演绎这一段,却不料他却真枪实弹地吻上了明诚,而明诚也一副被吓到的模样,在明影帝怀里挣扎。

 

明楼用手托住明诚的后脑不让他逃脱,直到他彻底尝过明诚嘴里的味道,才意犹未尽地松手。

 

“师哥!”

 

明诚一脸惊恐地看着眼前泰然自若的男人。

 

“不好意思,我入戏了。”

 

 明楼后退了几步,露出一抹讳莫如深的笑。

 

这一切都看在夏的眼里,她虽然知道这两个人有着不浅的关系,却不敢过分深知,毕竟娱乐圈的水太深。

 

“明诚先生,我们定下来角色,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

 

夏看着还未回过神的明诚,轻轻说道。

 

“我想编剧小姐,也应该把我放在面试之列。”

 

“明先生也是来面试的?”

 

“自然。”

 

“您想演哪个角色?”

 

“何鸣。”

 

 明楼势在必得的笑容,让这个初出茅庐的编剧,再一次受到了震撼。

 

 

 

-TBC

哦,sad,今天的牙好疼。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