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to say you love me

专注脑洞三十年。喜欢的CP不拆不逆。
头像为壳大画的银时*٩(๑´∀`๑)ง*

【楼诚】执手(abo)没肉

【ABO】执手

 

ABO从我一开始接触我从来就不觉得是为肉而肉的,所以我才不告诉你们我是因为蟹肉的时候会害羞才不写的呢

我尽可能不开长篇,因为根本不会填坑【欠打的臭毛病

看文图一乐,我就是为了我的脑洞,所以人物性格会有不足,大家多包涵。

明台是我的助攻,这点我很喜欢。

 

==============================

 

 

 

明楼是个强悍的A。

         

他把明诚带到这个家里之初,明诚只愿意和他亲近,随着时间的流逝,明诚渐渐长大,开始在他手下办事,那时候明楼变成了一个ALPHA,明诚还未显露自己的性征。

 

明楼决定教会明诚杀人,他知道在这个战乱的年代,如果你不动手,别人会把你杀掉,作为一个ALPHA,明楼已经逃不掉为这场战争牺牲的命运,他想他至少可以保住明诚。

 

明诚经历了三年的历练,已经能够独挡一面,明楼本不愿意让他参与进来这些随时都可能丧命的任务中来,可是那一天,明诚站在他的面前,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一向镇定如明楼,也只能选择妥协。如果说整个明家是他的软肋,保护大姐和明台是他的责任,那么明诚便是他胸口的朱砂,从未放在眼里,却一直长在心上。

 

一个优秀的ALPHA,一个经历了各种变数仍处事不惊的领袖,一个让任何人都愿意为之疯狂的男人,明诚早已忘记自己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质了。

 

他看着男人从容地穿梭在不同的人群中,或笑或严肃,而他只是站在角落里,静静地,静静地做一个男人的守护者。这是明诚自己的选择,当年,是他选择与男人并肩作战,是他不愿意藏在男人后面看着男人在枪林弹雨中躲闪,他不后悔,如果今生不与明楼在一起,那就做一辈子的兄弟好了,兄弟似乎有着更深的羁绊。

 

在香港出任务时,明诚的身体在紧要关头失去了控制,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变成OMEGA,就是从那一天开始,一切都偏离了正轨。他强忍着第一次发情期的来到,逃离了这几乎让他窒息的地方,所以,任务失败了。

 

明诚逃似地进了一家医馆,用枪威胁着医生让医生卖给他抑制OMEGA发情的药。医生第一次见到哪怕是处在发情期却依旧杀气十足的OMEGA,当明诚吃了药有些不稳地走出医馆大门的时候,吓坏了的医生嘴唇颤抖着说了一句话,“这样的OMEGA,只有世上最顶级的ALPHA才能降得住啊。”

         

明诚任务失败,销声匿迹,明楼不知道个中原因,上海这边也急需他主持大局,所以明台就被派遣出来,寻找明诚。明台寻遍了整个香港,才在一处不起眼的民居发现了些蛛丝马迹,跟踪了一天,直到晚上,明台远远地看着明诚打开了大门,转身离开,于是他走了进去。

 

“阿诚哥。”

 

明诚穿着简陋,明台只是轻轻唤了他一声。

 

“明台,我这辈子没求过你什么,我希望你今天就当没见过我,就当我死了吧。”

 

明诚有些不敢看明台的眼睛,他盯着桌子上的茶杯,语气平静。

 

“只是一次任务失败,你就这样颓废,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阿诚吗?”明台听了他的话,整个人都因为生气不住地颤抖。

 

“我……”明诚想解释,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行了,既然你是个懦夫那就不配再回到大哥身边为其办事。”

 

明台果然是怒了,什么样的话也不经大脑思考便都说了出来,明诚心里虽然苦涩,但是这也是最好的结果,这样的离开不会有任何的后患,他想要杜绝所有可能让他暴露的因素。

 

明台愤怒之极,刚刚迈出门槛,但心中的恼意却怎么都不能平息,他转过身,狠狠地一拳打在了明诚的小腹上,要是搁在以往明诚受了这样的打击只会后退几步,可是现在他却被明台一拳打到了地上,OMEGA的觉醒,让他的身体一点点地发生了变化,他的力气他的体力他的敏捷度都在慢慢下降。

 

也是这一拳,让本来愤怒的明台一下子愣了,他开始思考,为什么明诚要离开,为什么明诚连这一拳都受不了,等他冷静下来将事情捋顺,只有一个结果闪现在脑海。

 

“阿诚哥,你……”

 

明台的声音是颤抖的,他不敢说出自己的猜测,可是明诚撇过的头却让他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大哥一定不会让你就这样离开。”

 

“所以我才请你帮我。”

 

明台把明诚从地上扶起来,找了个地方坐下,用一种异常肯定的眼光,否定着明诚的想法。

 

“他知道我是OMEGA以后一定不会再让我为他办事,与其这样,我还不如离开他,如果不能帮到他,在他身边我也是痛苦。”

 

“大哥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标记你的。”明台知道明楼对阿诚的占有欲,如果阿诚真的被某个ALPHA所标记,那么明楼绝对会杀死那个人,然后将明诚身上那个人的信息素覆盖掉。因为明楼是顶级的ALPHA,他看上的东西,从来不会从他身边溜走。

 

“我不会让自己被别的人标记的,”明诚说到这有些激动,然后扯到腹部刚才受的那一击咧了下嘴。

 

明台自知刚才下手极重,语气也变得温和起来,“阿诚哥,你和我大哥都是顽固之人。你二人若有一方能够妥协,也不至于到现在还因为这些事而烦恼,我敢保证如果我说你已经陨落于此,大哥绝对会抛下上海的一切来找你。”

 

“那万万不可,现在国家正是需要他的时候,你尽量能拖几天是几天,容我再想想。”

 

那一晚,明诚彻夜未眠。

 

那一夜,明公馆接到一通小少爷打来的电话。

 

“明台,明诚找到了吗?”明楼的语气依然平静,但是明台对他大哥了如指掌,还是从那声音中听出了一丝焦虑。

 

“大哥,阿诚哥他——不在了。”

 

“你什么意思。”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失去了以往的镇静,变得颤抖起来。

 

“大哥,阿诚哥,死了。”

 

“大哥?”

 

“大哥……?”

 

电话那边久久的寂静,明台在这边勾起一抹微笑,缓缓放下手中的话筒。

 

“大少爷,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馆里的丫头第一次见到少爷像丢了魂一样冲出了家门。

 

 

度过了难熬的一夜,明诚顶着浓浓的黑眼圈,上街吃早饭。填饱了肚子,明诚走到家门口,看到门开着以为明台来找他,便一踏入门就喊出了明台的名字,然而刚一进门,一股强大的拉力,和ALPHA强烈的占有欲的气息迎面扑来。

 

明诚被明楼一下扛在了肩上,然后被明楼带着往屋里走。明楼粗鲁的踹开门,走进里屋,狠狠将肩上的人摔在床上,孤狼一样的扑了上去,明诚自从变成OMEGA便对ALPHA有一种莫名的依赖感,而且这个ALPHA还是他爱着的明楼,所以那一刻,明诚的眼泪决堤了,他是男人,他这样斥责着自己,但是泪水却忍不住流下。

 

“阿诚。”

 

明楼也被那泪水惊到,手忙脚乱的将明诚搂入怀里,怕自己那一下把这个人摔疼了,于是小心地护在怀里轻轻地抚着他的后背。

 

“阿诚,是我不好,刚刚摔疼了吗?”

 

明楼明长官若是被其他人看到,一定以为这个人只是披着明楼皮囊的另外一个人,这样的温柔被区分开来。

 

“你为什么会来?”明诚整理好情绪,努力让自己面无表情,想用冷漠赶走这个男人,他恨自己变得无力变得脆弱。

 

“你要让我看着我心爱的人,以后成为别人的OMEGA?”

 

“我不会有别的ALPHA。”明诚第一次听到明楼这么直白的话语,脸颊微红。

 

“如果我是个BETA,我无法拥有你我认了,可是我是个ALPHA!”

 

明楼抬起明诚的下巴,让他与自己对视。

 

“如果你不愿意被我标记,但至少在我身边,让我陪着你度过你难熬的那段时间,我不能忍受在你最脆弱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

 

明楼语毕,在明诚的额头轻轻落下了一个吻,这吻里涵盖的东西太多太多,多年的不舍,愈积愈多的爱。

 

明诚发现自己或许这辈子都不可能逃离这个男人身边,所以这次他选择永久的留下来。

 

-END-

 

小剧场

 

台:大姐,我大哥打我55555

 

楼:要不是你谎报阿诚死了,我能打你吗?

 

诚:这事不怪明台,是我拜托他的。

 

楼:阿诚,我……

 

镜:明楼,你好大胆子,你竟然敢打明台!

 

楼:媳妇儿,救我QAQ

 

诚:大姐发话了,我可帮不了你。

 

诚:但是今晚可以在我房间睡。

 

楼:大姐,来吧,我准备好了,我们快点开始早点结束。

 

台:(我真是没眼看

 

 


评论(13)

热度(117)